有「鋼琴王子」之稱的本地年輕鋼琴家陳雋騫(Phoebus)育有兩名女兒,「王子」與兩位「公主」感情要好,經常一起創作天馬行空的故事。父親節將至,這位「鋼琴爸爸」謹記父親陳鈞潤的教導,「爸爸常說,做父母最難給自己孩子的,就是挫折。」從挫折中成長,就是「鋼琴爸爸」的育兒之道。

  不少父母過分着緊子女學業成績,連課外興趣都要以實用為本,着重效益,「鋼琴王子」Phoebus卻坦言,從沒被父母強逼彈琴,反而成就了今天的音樂之路。「我家姐太叻,在學校是優異生,幾乎任何獎都拿過,可說是全才,父母自然要好好栽培她,而且分外緊張。」Phoebus的家姐讀中二時已獲獎學金,遠赴英國一所以音樂成績見稱的中學就讀,「很明顯想她在音樂上有所發展,但她讀大學時卻選擇讀會計。」反而在音樂上從沒被栽培和鋪路,就連第一次參加鋼琴演奏比賽也「包尾」而回的Phoebus,卻由加拿大回港修讀音樂。

  因為讀書不如家姐,Phoebus經常被父母強逼溫習,加上同學之間的競爭風氣,令他愈來愈沒心機讀書。「不讀書會被父母責罵,唯獨坐在鋼琴前練琴,他們就不會罵我,所以從此變得很喜歡彈琴。」

  Phoebus在家中排行第二,還有一個比他細五歲的弟弟。與家姐一樣,弟弟凡參加鋼琴比賽必定能摘下冠軍,但他從不志在這些榮譽,往後亦沒有繼續發展音樂,「他現在於iBank工作,家姐和弟弟各走極端,唯獨是我,沒有被逼過彈琴,至今仍從事與鋼琴相關的工作,這讓我明白物極必反的道理,令我引以為鑑。」

  早年在商場作鋼琴表演而為人熟悉的Phoebus,開創了商場音樂文化,亦舉行過很多大大小小音樂會。除了是演奏家外,他亦是電台節目主持人、音樂總監,甚至作曲填詞人,藝術成就非凡,然而他透露,至今父親仍未稱讚過他!「所以當人人恭喜他,說你的兒子很厲害,爸爸也只是拋下一句:作品太少,不予置評!」

  別以為陳爸爸鐵石心腸,Phoebus回憶起初在商場彈琴時,予人感覺是比在酒店大堂彈奏再低一級,但父母並沒有阻止他,反而以特別方式給予支持。陳爸爸特別在父親節時自動請纓上台獻唱,Phoebus一邊彈奏,陳爸爸一邊唱出上世紀三十年代的上海歌曲,如《花樣的年華》和《永遠的微笑》等。「原來很多年長一輩觀眾喜歡,因為很少機會可在香港現場聽到有人唱上海歌曲,爸爸很喜歡唱,可說是做到三贏局面,所以我很多謝他用這種方法來鼓勵我。」Phoebus自覺很幸運,因為有鋼琴來連繫他們一家。「這是我最感恩的,因為我喜歡彈琴,可以和爸爸有這種交流,同時亦令我現在和女兒有很多交流。」

  提到現年六歲的長女Karissa和四歲幼女Greta,Phoebus強調不會強逼她們發展音樂。「我不想,因為女兒最有興趣的,最好反而是我最不擅長的,這樣她就要Show給我看,自己有幾叻!」沒有刻意安排女兒學習鋼琴或其他樂器,Phoebus只讓兩位小公主學習看五線譜。「大女已學了三年,連中樂簡譜也懂得看,讓她自己摸索後,再去學任何樂器都能立刻上手,之後才有興趣繼續學下去。」

  Phoebus透露,長女性格和他比較相似,亦同時遺傳了他兒時曾患上的選擇性緘默症(Selective Mutism)。「我小時候經歷過,所以很清楚,現在會跟Therapist學習應該怎樣幫助她,用不同方法鼓勵她,問問題時要引導她答完整句子。」

  每日駕車送女兒上學時,Phoebus都愛講故事,而故事就是由她們共同創作出來。「小時候爸爸每晚睡前也會講故事,但都是《三國演義》、《水滸傳》那類,未必是我喜歡的,而且又沒有參與感,所以我不想講別人的故事,就自己Create一個!」每個學年都有一個故事,由兩位小女作家天馬行空地創作出來。

  Phoebus坦言,從現時工作上學懂如何跟女兒相處,「工作團隊中大部分人都比我年輕,責罵已經不湊效,要用很多新方法,我將這些都應用在家裏,嘗試做一個嚴厲的爸爸,而不是一個惡死的父親。」他補充,自女兒出生後,看了很多書取經,明白甚麼叫「起跑線」。「有女兒就知道起跑線沒有先後之分,因為日日都有新的起跑線,例如她入讀小一時,對我和她來說都是新的起跑線,不用心急說甚麼起不起跑,應該隨時代而轉變。」

  多年來活躍於音樂演藝界的Phoebus,其實「百足咁多爪」,自設製作公司之餘,又經常出席講座,分享內容非常多元化,由創意到支持母乳餵哺都有,而他即將於6月19日(三)起逢周三至周六在《星島副刊》撰寫專欄《鋼琴王子》。

  Phoebus透露現正收集各方資訊,「我的座右銘是:要改變環境,先改變自己。專欄中會將改變到自己的事與大家分享,以及我一些經歷和對事情的看法,包括我與兩個女兒的相處之道。」Phoebus自言身處藝術界,當然會寫有關音樂和藝術,但不會以寫劇評的形式分享,「我現在到處做巡迴演出,眼見周圍很多很有趣的事情,例如各地觀眾的反應等,都可以寫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