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說「同行相輕」,在藝術的世界中亦不乏案例。華格納與布拉姆斯互相看不順眼;聖伯夫與雨果這原本的一對好友因為雨果的名望日顯而分道揚鑣;夏加爾與畢加索的關係更是充滿火藥味,前者曾經說:「畢加索的確有才華,可遺憾的是,他根本不懂甚麼是繪畫!」

正在柏林國家藝廊(Gemldegalerie, Berlin)展出的雙人聯展,關於文藝復興兩位名家曼迪那(Andrea Mantegna)與貝里尼(Giovanni Bellini)的作品。兩人年紀相仿,是同行,也是競爭對手,貝里尼的姊姊甚至嫁給曼迪那為妻。如此亦敵亦友的複雜關係,令到兩人畫作呈現出既相異又相同的樣態,後來的觀者亦可藉由這些各具風格的創作,想像文藝復興早期及全盛時期的繽紛情景。

按照策展人的講法,儘管今日已無從見到當年兩人是否曾有書信往來,是否曾就創作議題彼此分享,但我們仍能從那些保留至今的畫作中,找到不少「互動」的痕迹。例如,曼迪那在1458年開始創作《花園中的痛苦》(《The Agony in the Garden》)一作,貝里尼翌年也着手描畫這一耶穌祈禱的場景。兩幅作品儘管在構圖上有明顯不同,但人物布局類似,均採用仰視的視角,連耶穌祈禱的姿態都近乎如出一轍。而兩人以耶穌在聖殿中為主題創作的宗教畫,前景處幾位主角的神情姿態甚至都一模一樣。

作為藝術家的貝里尼承認深受姊夫影響,而曼迪那也從貝里尼高超的風景畫作中獲益不少。但兩人在近十年的親密往來之後,最終走入迥異的旅程:曼迪那去到曼托瓦,在那裏當了一輩子宮廷畫師,而貝里尼則在威尼斯度過一生,不遺餘力探索色彩的魅力,還培養出提香那樣有名的學生。兩人的相遇、相識再相別,亦映照文藝復興年代藝術多元繁茂的景觀。毋須一致,少框限,各自精采。

文:李夢 圖:柏林國家藝廊

李夢,女,雙子座,神經大條,不可救藥的美食與古典音樂愛好者。大眾傳播及藝術史雙碩士,專欄及藝評文章散見於北京、香港和多倫多等地報刊及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