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報道)沙中線紅磡站調查委員會聆訊昨日踏入第十二日,負責北面隧道三個連接縫及調車接線位紮鐵檢查的港鐵二級建造工程師康璞供稱,不記得有否進行北面隧道連接縫的紮鐵檢查,在沒有檢查及測量申請表格(RISC表格)記錄下,亦找不到其他備存記錄。委員會主席夏正民及委員Peter George Hansford直斥港鐵的檢查記錄過於隨意,亦不認真。

  康璞作供時指,自一六年七月後,北面隧道南北走廊再沒有RISC表格,她指一直有着禮頓遞交記錄,亦有就欠交情況告知上司。原本港鐵在收到禮頓提交的RISC表格後,才進行檢查並在表格上簽署,但康指禮頓工程師會直接致電她,通知她可進行檢查,她收到電話後會告知上司及安排檢查時間,完成後再以WhatsApp通知港鐵工程師及工務督察的群組。

  康又指,因沒有檢查記錄,不記得有否做過北面隧道連接縫及調車接線連接縫的紮鐵檢查,儘管WhatsApp或存有檢查記錄,但由於手機遺失,曾向同一群組內的工務督察翻查資料,亦找不到相關記錄。委員會主席夏正民及委員Peter George Hansford直言,在沒有RISC表格情況下,港鐵的檢查記錄過於「隨意」,亦不認真。

  港鐵工務督察鄧兆衡昨午作供,他負責北面隧道三個連接縫及調車接線位的落石屎前檢查。他堅稱自己習慣在檢查前,會先致電負責上一個工序、即檢查紮鐵的港鐵工程師,以確定紮鐵工序確實通過檢查,但由於缺乏RISC表格,不記得港鐵哪一個工程師負責檢查上述連接縫的紮鐵工序,又稱現時沒有任何相關電話記錄,因電話曾經損壞,WhatsApp記錄盡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