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報道)示威行動愈演愈烈,警務處處長盧偉聰昨日一度指示威已演變為「騷亂」,警方其後改稱「暴動」。有大律師表示,警方的講法屬「政治語言」,並非具有法律效力,需要再靠法庭裁決被捕者的是否定罪。他指,若市民只是在行人路上觀察相信沒有問題,但在馬路上留意事態發展,甚至作出暴力行為,則有可能被控非法集結及暴動罪行。

  修訂《逃犯條例》昨日引起多次衝突,警務處處長盧偉聰昨午見記者時形容,示威活動演變成「騷亂」,警方之後更改稱為「暴動」。大律師公會執委石書銘表示,警方的講法只是「政治語言」,並不具有法律效力。根據香港法例第二百四十五章的《公安條例》,第十八條是關於非法集結,條文指出,凡有三人以上聚集,他們並作出擾亂秩序的行為,或作出帶有威嚇性、侮辱性或挑撥性的行為,意圖導致他人認為該集結會破壞社會安寧,或害怕他們會藉此激使他人破壞社會安寧,即屬非法集結。

  若市民只是在行人路觀察,沒有作出暴力行為,石書銘相信不會引起法律問題,但若在馬路觀察,或造成擾亂秩序,若加上現場有其他人作暴力行為,而符合上述條文意思,即使是觀察者也有機會被認為是參與非法集結或暴動,但實際上亦有待法官審視每宗個案的證據。

  至於運送物資方面,若只運送口罩及水等,他認為都有機會構成協助其他人參與非法集結及暴動,但若市民僅希望讓受傷者沖洗傷口,而非慫恿他人拋擲,則可在庭上向法官解釋。不過若市民是運送鐵枝等工具,石書銘認為可能會讓人感覺作出威嚇性行為,庭上爭辯空間會較小。

  他續指,即使市民以公民抗命陳情,參考「黃之鋒案」案例,法庭認為只要牽涉暴力,便已超越底線,預料因此而減刑的機會很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