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報道)循道衛理聯合教會李惠利中學日前發出「本校處理罷課的立場」的通告,要求學生如考試期間「罷課」,須得到家長書面同意及返校自修,引起外界質疑為鼓勵學生罷課。校長張欽龍重申校方不鼓吹學生參與罷課,昨亦沒有學生參與校內罷課,缺席學生亦確認沒有參與集會。有資深中學校長分析,罷課有爭議性,外界對通告有不同解讀,令學校處境兩難。

  日前網上流傳一段自稱中一家長,致電李惠利中學校長,質疑該校安排的電話錄音,家長稱學校發出罷課通告,令「我個仔逼緊我簽家長信去罷課」,又指有教師鼓吹學生罷課,甚至帶危險品去立法會「野餐」,反問「衝完之後有啲咩事,邊個賠返個仔畀我?」張欽龍強調,家長通告旨說明校方如何應對學生罷課,絕非鼓吹他們罷課,校方亦不允許教師組織學生參加集會,他形容做法開誠布公,對於外界誤解,只能清者自清,日後亦會核實來電者身分。

  循道衛理聯合教會李惠利中學昨如常上課,進行期終考試,有學生在校門外派發白絲帶,表達反對修訂《逃犯條例》,校方未有阻止。校長張欽龍指,昨日沒有學生表示要罷課或罷考。全校僅五名學生缺席,校方亦逐一確認他們沒有前往立法會大樓一帶參加集會,兩人證實是病假,一人則是家中喪事,其餘兩人則是校方一直跟進的缺課個案。他稱昨天早會上,重申不鼓吹學生參與任何罷課行動。

  據了解,是否就罷課發出家長信,在中學校長群組意見分歧,一派認為學生罷考視同缺席,不獲補考及延期,須向家長交代學校安排;另一派質疑學校發通告,形同白紙黑字為罷課提供方法,同時把政治角力轉嫁至家長。津貼中學議會主席潘淑嫻坦言,學校處境兩難,尤其議題具爭議性,情勢每日變化,「家長通告純粹預警,但別人怎樣解讀卻控制不到,甚至被人誤會」。她指校長須視乎校情有不同處理,比如有學校以「校長家書」形式,柔性表達校方立場與處理。

  另外,九龍樂善堂總幹事劉愛詩表示,作為辦學團體,對於學生他們有個人想法,無論是支持或反對修訂《逃犯條例》也表示理解,但希望未成年的學生要顧及個人安全,避免到金鐘等騷亂地方,釀成意外。劉表示,昨午收到家長電話,表示擔心女兒放學後前往金鐘示威區,後來知道女兒與關係密切的老師原來一直保持聯絡,最後到了金鐘後,也折返,傍晚時間返到家中。可見老師和父母對孩子擔心,呼籲學生們做任何有安全風險的事情前,先與父母和老師溝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