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報道)白川美也子被一名年長男子強姦時是一名十九歲的大學生,她憶述被性侵一刻腦海一片空白,全身僵硬。她說:「當我恢復意識時,他壓在我身上。」現年五十四歲的美也子現在是精神科醫生,專門治療性侵受害者。

  美也子續說,被人強姦時,上述反應是正常及天生的,那是一種心理上的自我保護。她當年被強姦後沒有報案,並懷了孕,其後墮胎。但根據日本的強姦法例,若受害者被性侵時沒有反抗,便難以令控方證實受害者被強姦。美也子等批評者表示,現行法例令受害者遭受不公平的心理重擔,妨礙他們前往報案,也影響他們報案後在法庭上勝訴的機會。

  「MeToo反性侵運動」在日本規模十分小,由於性侵受害者自責及擔心被公開羞辱,日本只有百分之二點八性侵受害者報警。也有許多性侵受害者保持緘默,政府性別平等局在二〇一七年的報告表示,近六成被強逼性交的女性保持緘默。美也子說:「我的病人(性侵受害者)心懷恐懼,許多人感到很難將性侵犯他們的人入罪,受害者只有獨自飲泣。」

  除了法律漏洞,專家指出,日本女性傳統上有女性須負責保護自己貞操的看法。一名律師說,強姦法的原意是女性應盡力反抗性侵,並指現時仍有「不反對便是同意」的觀點,與必須獲得女子同意才可發生性行為的常理不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