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昨原定二讀審議《逃犯條例》修訂方案,因觸發大規模騷亂而告取消,警方更要施放催淚彈。不少中學有學生及校友發起網上聯署,更呼籲學生昨日罷課,但因學校正值考試,並沒有太多學生響應。有中學則要求學生須徵得家長書面同意後,方可讓學生返校溫習「罷課」,但此舉卻被家長致電校方質疑,電話錄音旋即在網上流傳,令外界質疑校方「鼓吹」罷課,今次事件反映學校套用「佔中」時的處理經驗,似乎並不適合。

  網上流傳葵涌的循道衞理聯合教會李惠利中學,一段家長與校長張欽龍的電話錄音,對話中家長質疑校方通告,讓學生「得家長書面同意」下便可回校罷課;家長更情緒激動指,兒子要她簽家長信同意罷課,而她亦聽聞有學生準備危險品衝擊立法會,反問校長「衝完之後有啲咩事,邊個賠番個仔畀我?」該段錄音被廣為流傳,校方被曲解為鼓吹暴力衝擊。

  程尚達問過張欽龍校長,他澄清學校不接受教師帶領學生前往集會,昨日學校運作如常,沒有學生參與罷課,而五名缺課學生亦確認是病假及家有喪事,絕非參與包圍立法會,他重申校方在通告已表明「不鼓吹學生參與任何罷課行動」。學校正值期終考試,如學生選擇「罷考」,校方會安排他們在校內自修及安排教師輔導,但不會延期或補考。

  觀乎校方今次做法,相信是參考五年前對「佔中」罷課的處理,但是否適用卻值得商榷。首先「佔中」罷課發生於學期初的九月,對教學干擾有限,以往學界認為讓學生在校內和平集會,教師亦能介入加以輔導,較在街頭集會更為安全;但如今爭議發生在學期末,正是學校的期末考試,「罷課」實際是「罷考」,影響甚大,故中學界多不認同團體發起罷課。

  事實上兩個爭議的時間軸不同,「佔中」罷課發生在街頭衝擊之前,氣氛亦較平和,但觀乎今次《逃犯條例》爭議,無論是六月九日晚上,抑或昨午的街頭騷亂,暴力衝擊畫面已成為不少家長及教師的印象,無論校方申明絕非「鼓吹」罷課,形式上就算是和平理性,亦容易被誤解是煽動學生參與非法集會。

  教育專業人員協會昨宣布啟動罷課,如今情況秩序未穩定,貿然罷課隨時加劇混亂,程尚達相信學界在考慮師生安全的前提下,亦不會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