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本散步式認識香港歷史的叢書,我很喜歡這種生活化介紹嚴肅主題的筆法,看完這本書,增加了常識之外,還可以拿它來當香港遊旅行指南。

  東華三院與香港開埠歷史息息相關,我們未必要熟讀它的相關資料,不過,你一定有興趣想知在港九兩地有關東華三院的建設,有的更是香港的地標,以及民間傳說的勝地。舉個例,香港著名球星胡國雄幾年前過世,我跟兒時球友不禁欷歔之餘,大家在香港飲茶聚會時,即席提出一個節目,就是去「大頭仔」(胡國雄綽號)當年培養他成為超級足球巨星的基地一遊,並專程向大家的偶像致意。不料有位球友說︰「咁,大家要在中環坐巴士去赤柱噃,大家快啲埋單起程啦!」

  大哥,胡國雄幾時有去過赤柱踢波?我不知道。胡國雄由細到大都在卜公球場踢波,飲完茶,行幾條街,轉過隔鄰便是了,怎會要搭車去赤柱呢?「吓,原來胡國雄踢波嗰度唔係卜公碼頭個球場咩?」哦,明白了,這位球友是住九龍的,於是把卜公球場當做當年未拆卸搬去赤柱的中環卜公碼頭,還以為碼頭附近有個球場,叫做卜公球場。

  當日行經了太平山街,住九龍的球友又提出問題:「各位,此處有何來歷,日光日白,我都覺有點陰森!」有位年長一點的朋友立即插口︰「細路仔,咪喺度亂噏,快啲行!」事實上,大家上網查一下太平山街、卜公球場,都知道這裏曾經發生一場天災疾病,比起十幾年前的「沙士」更加嚴重。《維基百科》寫上:「1894年,太平山街一帶鼠疫流行,死者眾多,一個月內便已死了四百五十多人。香港政府於疫症期間封閉太平山街民居,立例收回土地,清拆後建成卜公花園,亦推行病理研究,開辦病理學院。」

  卜公球場出了幾位包括胡國雄的本地球星,太平山街則在百多年前,孕育出一代香港本土華人領袖,他們是東華三院的奠基者。話說英國人佔領香港之後,他們把歐洲人分隔不同地區居住,太平山街一帶稱為太平山區,列作華人區,這個社區發展起來,產生了一群精英和領袖,他們在荷李活道興建文武廟,為華人排難解紛,同時更為華人做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收容病者,為死者處理後事。

  1843年,香港成為英國殖民地,這個小島開始發展,大量華工從內地到港當礦工、建築工人,這些行業很危險,不時有死傷,亦因香港天氣潮濕炎熱,發病率很高,在當時醫療條件不足下,導致很多異鄉人客死於香港。不久之後,太平天國之亂爆發,更多難民湧來港,令情況更嚴重。有見及此,當時的華人領袖組織起來,為這些不幸人建立廣福義祠,這便促成了東華醫院誕生的直接原因。

  講起太平山街的陰森,這可還不及東華三院屬下西環東華義莊的可怕,這是我年輕時剛考到車牌的經歷。那天黃昏,我與舊同學租來一輛私家車,漫無目的,從灣仔一路前進,我是新手司機,當然不知東南西北,當年又沒有Google導航,不過,大家都知道香港是一個島,怎樣駕駛沒關係,只要不駛上山路,你一定回到起點。不過,當駛入西環後,過了電車路,我和同學好像走進《千語千尋》的境界,愈行愈深,路邊有大樹,街燈不知怎樣的,時白時黃,我強作鎮定,終於穿過這段令我心震震的路之後,走到南區,恰似回到安全地帶。

  我和同學都不知這個晚上走過甚麼路,總之印象是不寒而慄,第二天交車時,我問車行老闆,昨晚從西環一路向西,我們究竟去了哪?老闆說︰「你們可能走過了東華義莊,這一帶有很多靈異故事傳出。」翻閱本書,今天大概得到一些關於「西環那邊」的故事。原來東華醫院一帶在很多年前,廣建義山、義莊、義塚和靈辭亭,主要是照顧貧窮無依、無親無故,甚至無姓的先友,換言之,這裏曾經是很多「無主孤魂」的集中地!

  不過,這都是百多年前的事,今天香港人口膨脹,人氣旺盛,昔日的陰森已經不會存在,香港是一個福地,幾經歷劫也平安,即使有天大的打擊,香港還是迅速復元,我相信是與香港先賢過去無私奉獻,多做善事,為香港積福所致。一部東華史佐證了以上我的見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