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渡條例》修訂觸發正反兩大陣營對決,周日反對遊行人士上街,由下午行到晚上,主辦單位聲稱有過百萬人參加,警方數字雖然明顯為低,但特首林鄭月娥在回應時,無意糾纏在具體數字,反而着重在四項跟進工作。從特首的回應,加上外交部重申支持,修例工作已如箭在弦,不得不發。

  林鄭性格不輕讓

  修訂條例引發社會巨大爭議,政府依然決定繼續去馬,作出這樣的決定,有各種因素的綜合,而且在事前有迹可尋。

  今次修例觸發的爭議,相信出乎特區政府最高層的意料。面對原先未必想到的狀況,政府仍然不退讓,因素之一是特首的作風。林鄭行事一向原則性強,認定目標就會堅持。今次修例由台灣殺人案引起,她認為讓兇手逍遙法外有違正義,於是動手堵塞漏洞。雖然其後發現阻力重重,她一直無意退讓。據聞,即使是大遊行前,各種迹象顯示遊行人數很多,她都表明會堅持。

  今次修例引起不少市民,包括商界的疑慮,但同一時間,堵塞漏洞的做法也有不少支持者,最先是紀律部隊,其後有建制人士發起簽名,表明支持的人數同樣非常多。若然先提出要有作為的政府撤回條例,就有令支持者跌入越位陷阱的問題。

  兩難下揀支持者

  去馬與不去馬都會有人不高興,從決策者的角度,反對陣營推動市民上街的理由,都有煽情抹黑的成分。若果因為這些理由就打退堂鼓,擔心以後就難以施政。兩難相衡,在考慮到有足夠的票數支持通過下,按原訂方向行事雖然要付出不少代價,但至少有得也有失。

  還有一個原因,就是今次立法本來是特區的事,但自從有反對派跑到美國去告洋狀,中央為此開口力挺,事件就變得複雜化。有建制中人認為,這些引入外國干預的人士,等如編導一齣現代版的八國聯軍,把事態變成立場問題。一些就算對修例有意見的人,都即時意識到事件已經變質,抽身而退。

  不少建制中人都覺得,反對派告洋狀成為事態的重要轉捩點。這些人基於對中國的不信任或敵意,又或者有本身的政治立場和利益,於是不顧一切揮渾了局面,對事件產生了很壞的影響。

  雖百萬人吾往矣

  特區政府提出堵塞法律漏洞,無論同意不同意具體做法,都不能否認其原則和動機。本來,特區政府原意是期望有不同意見者,在立法過程中在議事堂作出理性的討論,可惜這個良好願望根本一開始就無法出現,再加上部分反對者挑起外國的介入,令事件無法轉圜,特首決定雖百萬人吾往矣,先求通過法例成為應對大遊行的政治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