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報道)立法會高級助理法律顧問曹志遠再次去信保安局,要求局方就《逃犯條例》修訂草案三大範疇作澄清,包括法院處理移交個案申請時,是否有權審視法例或特別移交協議以外的人權保障等其他因素、法院是否有剩餘酌情權不作移交、法律有否要求特首解釋發出移交令決定的原因,以及法院處理有關移交令的司法覆核時,是否不能審視該決定的理據等。

  《逃犯條例》修訂草案下周三在立法會大會恢復二讀辯論,曹志遠再去信保安局,就修例三大範疇提出五項法律問題,要求當局最遲在當日以書面回覆。

  信中引述律政司代表曾提及,特首有權因移交某人會造成「錯誤、不公義或壓逼」,而拒絕移交。曹要求當局澄清,負責法院處理移交個案過程中是否同樣有權檢視作出移交會否造成「錯誤、不公義或壓逼」。他又詢問當局,法院能否考慮未載於現行《逃犯條例》,或修例後個案移交協議的其他因素或如人權相關的保障;而即使個案滿足法例要求,法院是否有剩餘酌情權不作移交。

  信中亦關注特首發出移交令時是否必須提供原因,以及法院處理相關司法覆核時的權力。曹引述過去案例指,特首一向不會就作出移交令等行政決定提供原因,立法機關亦不要求特首解釋移交的理由,而普通法中並無相關義務。該案的判決同時提及「就政府一個沒有義務提供理由的決定,缺乏理由本身不能證明該決定是不理智的」和「不能就某決定提供理由本身,不能使法院推斷該決定是不合理的」,他要求當局澄清,法律有否要求特首就發出移交令給予理由。

  另根據一宗就移交令提出的司法覆核,高等法院上訴庭的判詞指,特首行使權力時不需向法庭負責,故特首毋須向法庭提供決定的原因。判詞強調上訴庭只會審視程序的合法性,而非決定的理據。曹要求局方澄清,法院處理有關移交令的司法覆核時,是否不能審視相關決定的理據,以及能否考慮未載於現行條例,或修例後個案移交協議的其他因素或如人權相關的保障等。

  曹志遠並要求當局說明,特首或法院考慮移交某人時,可否將起訴罪名的檢控時效納入考慮。

  本身是資深大律師的行政會議成員湯家驊認為,曹的提問反映法律顧問不太了解政府提出的最新條例修訂,即會要求申請一方作出人權保障的承諾,若對方不願意作承諾,相信法庭會拒絕移交;即使法庭批准移交,特首仍可拒絕,認為法庭及特首均有權審視相關承諾。

  港大法律學院首席講師張達明說,根據案例,法院無權干涉特首不需交代理由的決定,亦未必有權審視移交個案會否造成「錯誤、不公義或壓逼」。他批評政府聲稱法庭有把關能力,卻不肯將此寫入草案,涉誤導市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