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報道)私營殘疾院舍「康橋之家」前院長張健華,於一九八二年至八六年任職視障學校活動助理期間,在學校範圍及烏溪沙青年新村五度非禮一名年僅七至十二歲的青光眼視障女童,行為包括摸胸及強吻等,早前被裁定五項非禮罪成。練錦鴻暫委法官指事件令年幼女事主心理及精神受創傷,被告利用其師長般受信任的地位,多次在光天化日之下在公眾地方非禮事主,行為令人髮指,有違法理及基本人性,更助長社會對殘疾人士的歧視,但考慮到張健華為視障人士,其在監獄內所受的困難將比常人更大,乃判其入獄三十三個月,張健華則表示將會就定罪提出上訴。

  練官判刑時指,被告當年學業有成、能言善道又是游泳健將,可說是一名「明星學生」,任職視障學校的活動助理時亦廣受學生愛戴。練官批評被告在光天化日之下在學校康樂室、圖書館、游泳池等公眾地方肆無忌憚地非禮女事主,實屬長期及有系統性的持續欺凌。

  被告利用女事主僅餘「少少視力」、溫順及善良的性格,一而再再而三非禮女事主,對女事主造成極大創傷,女事主現今長大成人仍對事件仍無法忘懷,迄今談及被非禮時的無助、恐懼、羞愧仍淚如雨下,證明事件對女事主已作出不可逆轉的負面影響。

  雖然天生視障的被告出身寒微,幫助父母持家之餘更一度成為康復中心的東主,但被告身為弱勢社群中的一員,又是成功克服個人天生障礙的典範,但都不足以紓緩及補償女事主的創傷,亦不是可剝削更弱者的藉口,反而助長社會對殘疾人士的歧視。而根據女事主的創傷報告顯示,被告非禮她的行為令她感到無助、恐懼、自責、羞愧,對他人失去信心,事件對女事主的成長、性格及人際關係等均有負面影響。女事主性格變得多疑,對與異性的身體接觸產生強烈反感,其異性關係至今仍未能正常發展,而且被告公然否認指控及其傲慢態度亦對女事主造成極度痛苦的折磨,觸發她不忿及抑鬱情緒。

  案件編號:區院刑事一一五四——二〇一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