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醫學界議員陳沛然昨日舉行記者會,公布對公院醫生的調查報告,指公院醫生流走最大原因是工作量。陳醫生這個報告有點「阿媽是女人」的味道,關鍵只是如何解決,公眾答案是增加培訓醫生,同時引入外援,醫學界則顧左右而言他。

  調查結論乏新意

  陳醫生請了中大做調查,了解公立醫院醫生離職的原因,得出結果是工作量、晉升機會及薪酬均為離職三大原因,尤以工作量為最主要考慮。他還舉例,眼科專科醫生每日早上門診已經要為五十至六十個病人診症,會感到巨大壓力、內科醫生亦面對病房長期爆滿,一周或工作逾六十小時。

  公院醫生工作沉重不勝負荷,收入又遠不如私院,造成紛紛跳槽,這個狀況毋須調查都知道,公眾最有興趣知道就是怎樣解決。陳醫生對報告的解讀就是不要只顧輸血,要做好止血,明言反對免試引入醫生計畫,宣稱醫管局的醫院認證計畫繁複,加重醫生工作量,減少臨牀診症時間,呼籲醫管局不要重啟計畫。

  聽完陳醫生的講解,大家恍然大悟,原來花了大筆人力物力做出一個人盡皆知結論的調查,就是提出一個人盡皆知的醫界立場,就是反對增聘海外醫生。醫界早前把矛頭指向醫管局管理,但仍無法阻止社會要求放寬海外醫生來港的門檻。醫界其後搞了不少動作,期望可以拖延時間,好不容易醫委會之前才稍為讓步,現在又到陳醫生出招,試圖再扭轉局面。

  反對改革拖時間

  醫學界近年在醫醫相衞和反對放寬海外醫生的立場,惹起了廣泛不滿。有政府中人指,本身在公院工作的陳醫生,立場已相對理性;然而,作為業界代表,必須要向選民交代,所以只有由屁股指揮腦袋,阻撓各項醫療改革的議題。

  醫學界在立法會有一個議席,為了擴大影響,過去策略在政治上都採取迴避態度,有時傾向建制,大部分時間則倚向泛民,藉以抗衡政府對醫療界的改革,最明顯是上屆就憑着拉動非建制派的支持,成功拉布拖倒了改革醫委會的改革方案。陳沛然在選舉時採取同樣策略,有時聲稱有點黃,但有時表現就親建制,然而,在關鍵的議題上則未見他有清晰的取向。

  然而,陳沛然比起上任最不利的,是建制派在今屆議會有明顯的優勢,其「關鍵中間派」的角色大為削弱,正因如此,在今屆立法會才會響起要求醫界改革的強烈聲音,以及能逼使醫委會妥協。這個變化令陳醫生的處境比起上任艱難得多,今次藉調查反擊放寬醫生門檻,相信正是在劣勢下期望作出的反擊。

  冀重拾關鍵中間派

  對於醫學界而言,現時立法會兩派差距太大,對其維護行業利益相當不利。由於社會上對醫界過分自利的做法明顯不滿,隨著選舉期來臨,壓力會進一步增加,所以雖然把醫管局作為箭靶的做法收效有限,仍然是死馬當活馬醫的做法,值得一試。

  陳醫生的調查,和他提出反對放寬海外醫生執業的立場,本來是風馬牛不相及,這種轉移視線的策略最大作用是向選民交代,同時達致拖延時間的效果。若然不是建制派今年佔了議會主導權,早前能否逼使醫委會讓步可能是未知之數。下屆選舉,醫界或會期望再度出現兩派爭持,「關鍵中間派」的價值又會重現,屆時走位的空間就會變得空闊。在未重獲有利的政治位置前,最符合行業利益的做法當然是緩和不滿情緒,頂住要求繼續擴大改革的訴求,所以無論對病人團體或醫界來說,由現在到下次選舉之間,都是兵家必爭的重要時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