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下個月直上大會,當局繼續四出解畫,以期減少阻力。保安局局長李家超昨日與香港總商會會面,會後總商會表明支持修例的原則,同時提出三點優化要求,如果政府作出妥協,對減低商界疑慮和減低阻力就可以行前一步。

  取態左右建制陣營

  總商會提出的三點相當具體,包括把涉案刑期限定為不少於七年、提出引渡要由中央機構把關,以及增加人權保障條款。現時本港幾大商會,部分已經表態支持,部分仍然觀望,當中總商會的取態相當關鍵,皆因總商會在立法會的代表林健鋒是行政會議成員,同時也是大黨經民聯的核心,其動向各方注視。

  作為建制派成員,林健鋒當然想支持政府,但同時亦要反映商界對修例的關注。現時總商會提出三點,從政府角度至少是雙方有對話和溝通,總比一味反對好得多。

  三項要求中,由中央把關處理個案的構想早就有人提出。從行政管理上,中國地域廣闊,若然任何地方政府都可以提出引渡,標準很難劃一,由中央統籌本來就有需要,總商會這個要求有很強的合理性,相信不難接納。

  李家超曾提追訴期

  至於引渡涉及罪行刑期不應低於七年。有指在大陸法的體系中,有追訴期的概念,即是一件案件若無法在指定期限向嫌疑人提出起訴,就會不作追究,其中一個理據是事隔太遠,證據和供詞的質素難有保證。追訴期限制按罪行嚴重性而定,罪行愈重,停止追訴的期限愈長。由於內地是使用大陸法,過往李家超在討論修訂時曾提出這個概念,作為考慮引渡門檻的參考,只是外界未有很多人留意而已。

  總商會這次提出刑期七年為期,低過就不能提出引渡,方案與追訴期不盡相同,但可以收窄法網,減低了商界的疑慮。由於內地法律不少法律量刑起點都達到五年,故此商界認為最少要以七年劃界,才能達到安撫人心的作用。

  總商會提出的最後一點是加強人權保障,有說法提出是否與人權法掛鈎。有指出律政司司長鄭若驊日前提出,在引渡過程中加入監察員是可以研究的方向。由這點看來,當局對加強人權保障的要求是開放的,關鍵是怎樣能夠有清楚和可以接受的安排。

  統一建制內部支持

  政府提出把修例直接提上立法會,以建制派手持的票數,通過議案沒有問題。面對反對陣營來勢洶洶,相信當局最想先爭取建制內部一致的支持和減低社會上的阻力。對於修例商界從開始都表達如何減少實際上的影響和疑慮,如果能夠及早爭取到他們的支持,對整個修例工作有重大作用,如認為現時開出的三個條件不算太辣,似乎都有妥協的空間。現在總商會已開出了條件,對政府而言已算是一大進展,稍後如何還價,就要看主事者的智慧和手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