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談判無協議,白宮推動極限施壓,包括接連狙擊中國科技企業,港股兩個星期內下跌近三千點。在市場氣氛不利下,有大戶公開揚言沽空港元,金管局即時作反擊。有熟悉沽空大鱷底牌的銀行猛人就懷疑沽空者今時今日有沒有實力撼動政府。

  公開唱空港元的大鱷Kyle Bass,在市場有相當知名度。他質疑港府有沒有足夠的美元支持聯繫匯率。按照他的計算,要支持聯匯至少要接近五千億美元,與金管局現時控制的四千三百多億美元要高出一成多。面對大鱷的質疑,金管局即時反駁,指對手不理解聯匯運作,錯誤理解《外匯基金條例》規定外匯基金可用於維護香港貨幣金融體系穩定的事實。言下之意是金管局可動用的「銀彈」比他所說的多。

  手頭銀彈不斷縮水

  大戶在市況不穩時唱空港元和人民幣,有「趁你病、攞你命」之意。對於這個策略,銀行界猛人嗤之以鼻,反問知不知道Kyle Bass過去幾年在沽空人民幣等投機中輸了多少錢?這位在次按危機中曾經贏過大錢的大鱷在二〇一六年曾經透露沽清其他資產,全力沽空人民幣。從人民幣的匯價可以知道,這次重槌出擊的結果是輸了大錢。他去年曾經透露有四百五十億美元的投資規模,當中不少由外部管理人持有,即是說他的銀彈會比實際多。

  不過,猛人就直言,大鱷說暗手藏有多少銀彈沒有甚麼意思,最直指是他披露的管理基金規模。相關數字在過去幾年急速下降,特別是在沽空人民幣損手之後。以其持有的資產規模,根本就難以威脅金管局。他說金管局沒有足夠美元捍衞匯價,如果要比手頭資金的話,Kyle Bass根本不值一哂。

  大鱷呼籲沽空港元,令人想起二十年前亞洲金融風暴的日子。不過,當時聯匯機制比較簡單,匯市輕微波動就會推高本地利率,造成心理衝擊。但近年金管局加大了資金池,同時全球監管加強,限制了槓桿交易比例,都削弱了大鱷狙擊的火力。

  港息縱加亦屬正常

  金管局維持匯率穩定,除了靠資金外,同時會藉利息升降來調節資金流入。近日港元匯價略為轉弱,但仍未觸及下限,同一時間,本地銀行結餘仍高,猛人認為本地資金依然充裕,由於港息仍然比美息為低,就算稍後本地息口上調,收窄兩地利率差距,都沒有甚麼大不了,所以大鱷出口術挑戰,暫時見不到會有甚麼真正的殺傷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