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不到,甫踏進《威尼斯視藝雙年展》其中一個主場館Arsenale裏,在由倫敦海沃德美術館(Hayward Gallery)總監Ralph Rugoff牽頭策劃、大會主題《May You Live in Interesting Times》的大型展覽中,立即聽到Bjork的歌聲,筆者知道,這將又是一趟美好的賞藝也賞樂的回憶。

  Bjork的歌聲,是從美國錄像藝術家、導演Kahlil Joseph的雙頻道錄像作品《BLKNWS》傳出來的,兩個熒幕一起映出美國黑人的生活畫面,既有YouTube影像,也有電影Footage,猶如新聞頻道似的(該作品正是建基於「一切皆新聞」的假設之上),也有音樂元素,其中一段採用的,便是Bjork的《All Is Full of Love》,後來我還聽到《攻殼機動隊》那搶耳的主題音樂──作為兩者的追隨者,剛進場不久的我,很難不興奮。

  這個名為《May You Live in Interesting Times》的大型展覽,於兩個主場館Arsenale和Giardini聯袂舉行,展出來自世界各地的七十九位藝術家作品,除了Kahlil Joseph的《BLKNWS》、印度藝術家Shilpa Gupta那個有點詭異的人聲「聲境」《For, in Your Tongue, I Cannot Fit》,Tarek Atoui的《The Ground》也很得我心。

  這位現居巴黎的黎巴嫩藝術家,為觀眾帶來了一個以不同物件組成的聲音裝置,乍看之下,有的像黑膠唱盤,但仔細一看,便發現那其實是以木條在轉動的圓形木塊上,碰出聲響;有的是以樹枝輕觸不停轉動、充滿紋絡的陶器,抓刮出清脆卻無以名狀的音律。《The Ground》緣於Tarek Atoui一次中國珠三角之旅,他以一系列手工製作的「樂器」,重奏當時的所見所聞,觀眾走進其中,宛如闖進一個做着不同聲音實驗的Studio,處處新奇,充滿趣味。

  至於國家館,位於Giardini、正在上演Angelica Mesiti《Assembly》的澳洲館,也傳來妙韻,然而觀眾和作品,卻在不斷流動。那是一個三頻道錄像作品,在呈圓形的展館裏,團團圍着坐於中央的觀眾,是三個同步播放但聲畫不一的巨型熒幕,你只能選擇觀看眼前那一個,然後轉個身來,才能看到另外兩個,沒有人能夠同時掌握全貌,為了尋根究柢,眼睛和身體只能不停轉動,是很需要觀眾高度參與的作品。然後我們便看見有人在彈鋼琴,另一邊廂有人在拉小提琴,也有人在另一個房間吹單簧管,三個看似獨立的畫面,合起來才是合奏,才是結果,也是作品名字「Assembly」的意涵。

  在Arsenale走着走着,來到一個河岸空間,聽着淙淙水聲,看對岸美麗建築,放鬆心情,好不愜意。忽爾傳來靜穆的、空靈的,卻有點壓逼感的氛圍聲音,是深海水聲嗎?原來那是阿根廷藝術家Tomás Saraceno的《Acqua Alta:En Clave de Sol》,這件與威尼斯高水位警示相關的作品,跟環境十分搭配。

  走遠一點,還有Tomás Saraceno另一作品《Aero(s)cene:When Breath Becomes Air, When Atmospheres Become The Movement for a Post Fossil Fuel Era Against Carbon-capitalist Clouds》,一組組如電子元素構成的「雲」(喻意碳排放?),在高高掛着,人們坐在河畔,舉頭一看,構成幻覺一般的奇觀,有沒有敲響覺察全球暖化的警鐘?無論如何,這兩組作品,成了是次《威尼斯視藝雙年展》之旅其中叫我最為深刻的作品。

  

文、圖:水月一

水月一(黃子翔),吸吮上世紀九十年代廣東歌的奶水成長,及後受外國另類音樂熏陶,近年回溯華語音樂。現於報章撰寫樂評,發現音樂汪洋浩瀚、個人才疏學淺。網誌:watermoonone.mocasti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