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揮大師梵志登(Jaap van Zweden)回歸,在四月十九日香港管弦樂團音樂會上,演奏莫扎特三個樂章,讓樂迷感受這位音樂天才在不同時期的作品。

降E大調第一交響曲,是莫扎特在八歲時候的作品,當年他身在倫敦,正值隆冬,父親病重,音樂天才為打發時間寫下人生的第一首交響曲。

在梵志登帶領下,港樂的演奏,一開始便先聲奪人,號角齊鳴,輝煌閃爍,令人想起一個蹦蹦跳跳的莫扎特,總愛嬉戲度日。不旋踵,弦樂奏出凜冽音效,正是莫扎特兒時一段冬日的記憶,這首交響曲長十三分鐘,如Amuse-bouche,揭開這個晚上的音樂盛宴。

音樂會的重點曲目,是降E大調第四號圓號協奏曲,以圓號作主角的協奏曲,比較罕見,莫扎特寫了四首,因為他喜愛圓號迷人的音色,也為好友、著名圓號演奏家羅特凱普(Joseph Ignaz Leutgeb,1745年至1811年)所作。兩人的友情都印記在圓號協奏曲之中。

這首協奏曲風格優雅,圓號音色優美,樂思內斂,於高潮處神采飛揚。我喜歡港樂首席圓號手江藺的吹奏姿態,他雙手抱着圓號,隨歡快的樂思輕輕地擺動,好像搖着寶貝BB,而他臉上笑意盈盈,吹奏出溫暖厚實的音色,又在婉轉樂念之間,給我輕輕浮浮的快感。他與樂團歡快地應和,令人聯想莫扎特與羅特凱普的友誼。

音樂會壓軸樂曲,是被稱為「莫扎特三大交響曲」之一的第四十號交響曲,被譽為莫扎特死前顛峰之作,音樂中帶有G小調那獨特的陰鬱感。梵志登的演繹,各樂章中都有感人至深之段落。第一樂章小提琴在中提琴的伴奏下,奏出嗚咽似的帶有哀戚的旋律;第二樂章速度較為緩慢,帶出「歎息」的情緒,樂思慢慢給予「慰藉」,但絲絲哀戚依然揮之不去;第三樂章小步舞曲,不見歡快,反而流露G小調的悲哀情緒;第四樂章終曲進入激昂,旋律輕快,音流高低起伏,高音使人興奮,低音讓人感到失落,但低音的憂傷總被高音的激昂掩蓋過去,這或許是莫扎特音樂的心意,他離開這個世界前的生活貧困,但他的音樂總不愁眉苦臉,總是讓人樂觀面對人生。

文:劉國業 圖:Ka Lam/港樂

劉國業,新聞從業員,酷愛表演藝術,常穿梭於各大場館,以文字記下觀賞感念,回味接近真善美的歷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