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彭博新聞發布了一篇文章,詳述幾家藝術投資公司被客人投訴的案例,不少藝術圈的朋友都表示並不驚訝。在這裏筆者嘗試分析一下文章所述的藝術投資方案,原文大家可以在網上搜尋得到,至於是否同意文章觀點,大家請自行判斷。

  彭博文章提及了幾家藝術投資公司,包括以香港為基地的Art Futures Group(AFG)、Macey & Sons、一家已經不再營業的Collins & Kent等等,並訪問了幾位客戶,筆者與前兩家都有過接觸,大概知道它們的營運模式:為藝術品買家提供一條龍的顧問、購買、展覽、轉售、存倉、保險服務。文章的重點是這類公司提供的藝術品租賃服務。根據AFG的資料介紹,他們會為購買藝術品的客人尋找希望展出藝術品的租客,例如企業辦公室、酒店甚至私人住宅,藝術品擁有者可以收取定期定額收入,有點像買樓收租;期間AFG提供保障,藝術品擁有者不會因為藝術品損壞而蒙受損失,租賃期結束後可以續租或出售,過程的收費、租賃回報率或年期大概根據不同交易或客戶計算,根據文章的資料,回報大概在每年五到七厘左右,還沒有把作品出售時升值的利潤算進去。

  受訪的投資者主要的不滿是兩年的租賃期滿後,公司表示因為市場氣氛改變無法找到客戶續租,而且不是出售藝術品的好時機,客戶把藝術品拿到大型拍賣行估價,結果估價比購買價格低許多,加上覺得顧問公司不積極回應,於是在社交網絡公開,結果有五十多個人回覆表示有類似經歷。

  在此聲明,筆者並不認識投訴者,也不了解具體合約內容,只是筆者一向關注藝術品投資,大家有留意本欄早期一些文章的話,也許會記得筆者曾經多次討論藝術基金和租賃之類的投資工具。最近十多年藝術市場火紅,很多人蠢蠢欲試,於是各種投資工具應運而生,大多以入門門檻較低、有專家提供專業意見、回報穩定等作招徠,一些既想投資或收藏藝術品,又不想貿貿然自己做決定的朋友感興趣。

  筆者一直以來的看法是純粹把藝術品當作是投資工具,風險甚高,類似通過第三方管理的服務尤甚。首先,藝術品不錯是有升值潛能,一些精品的升值空間比任何其他投資工具毫不遜色,不過是機也是危,就如所有投資產品,藝術品不是穩賺的,其中影響價格的因素很多,除了宏觀經濟環境,還有市場品味轉向,例如十年前瘋狂炒作的中國當代油畫現在雖未至於無人問津,但比起高峰期市場價格已經大幅回落,還有藝術品本身真偽和水平,大師如張大千、齊白石的贗品很多,而且就算是真品也不是每一幅都可以賣出天價,加上藝術品的維護、轉售成本不低,例如存倉、保險、拍賣佣金等,要在短短幾年間轉手大賺,大師級的作品也不容易,何況是一些不見經傳的藝術家?如果假手於人,我們必須清楚對方的專業水平如何、是否值得信賴?筆者敢斷言,任何一個有專業操守的畫廊代表、拍賣專家、中介人,都不會單純以投資回報向收藏家推薦任何藝術品。

  更重要的是類似安排完全失去了購買藝術品的趣味。無論具體合約內容是甚麼或個別公司專業與否,藝術品租賃的基礎是投資,除非是租賃期滿後選擇作品不轉售,買方從始至終沒有把藝術品帶回家欣賞,有人甚至表示從未看過作品,只是聽取顧問的意見。沒有欣賞和把玩的機會,購買藝術品有甚麼樂趣可言?每個人都想自己財產可以升值,但假如對藝術品興趣不大,是否應該考慮比藝術品更適合自己的選擇?在香港這麼成熟專業的金融市場,流通量更廣、市場更大、監管制度更完善、自己更為熟悉的產品多得很。

  像文章的投訴人面對藝術品沒有人租、賣不出去、自己又不喜歡的困境,的確很值得同情!如果真的決定要投資藝術品,那麼就要勤力做功課,現今社會資訊爆炸,藝術家背景、拍賣成交價、市場數據十分透明,畫廊和博覽會上作品的價格是公開的,要知道某個藝術家和某類型作品的行情並不困難,所以不要只聽片面之詞,多看多研究,從中豐富自己的知識,減低投資風險。

  更重要的,是培養自己對藝術品的興趣。無論甚麼類型、甚麼價格,收藏藝術品是一種生活品味與精神文明的追求,從研究、尋覓、把玩、分享過程中得到的滿足,樂趣無窮,不是幾厘甚至幾倍的投資回報可以相比。否則,何必冒如此大風險,買畫出租?

文:蘇媛

蘇媛,一位業餘藝術愛好者,早年留學英國倫敦,學習東方文化和中國藝術,曾參與藝術拍賣、展覽和出版等工作,研究範圍以玉器和近現代中國書畫為主,經常出沒香港和內地的拍賣會與畫廊,遊走於藝術和商業之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