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報道)羅老太一度擔心三子羅嘉瑞增持在鷹君集團的股份,有「獨攬」鷹君大權之意。三子羅嘉瑞否認自己企圖奪權,更強調自己在鷹君毫無控制權,亦無意全面收購鷹君。法官判辭中批評羅老太口中的「威脅」並不存在,說法牽強,反而羅嘉瑞以個人名義在公開市場增持鷹君股權,對羅氏家族和鷹君業務均有利。

  羅老太曾去信要求滙豐國際信託,增持家族信託在鷹君集團的股份,但對方無動於衷。羅老太質疑,滙豐信託拒絕增持股份時,沒有考慮到維持家族信託在鷹君控制權的重要性,以及羅嘉瑞增持股份會威脅家族信託的潛在風險。

  法官裁定羅老太口中的「威脅」並不合理,甚至牽強。家族信託在鷹君集團中並沒有所謂的「控制權」,更何況當初家族信託成立目的並非維持羅氏家族在鷹君集團的控制權。

  法官接納羅嘉瑞增持鷹君股份的解釋,他自八十年代逐年增持鷹君股份,是為了鞏固羅氏家族在鷹君的地位。法官又接納羅嘉瑞所指,他以個人名義在公開市場購入股份,能夠使其他投資者對公司業務更有信心,有利鷹君業務發展。羅嘉瑞又解釋,父親羅鷹石去世後一個月,其他兄弟姊妹,包括羅老太陣營的孻子羅啟瑞,曾一度沽出大量鷹君股份,羅嘉瑞擔心羅氏家族在鷹君的總股份持有百分比低過一半。

  羅嘉瑞曾在庭上比喻自己在鷹君的角色猶如「雜工」,法官同意他不但無意,而且沒有能力收購鷹君超過三成股份。羅嘉瑞曾解釋,倘若他有意奪權,他以前可以趁鷹君股份尚未升值前大幅購入,但他並沒有這樣做。更何況,羅嘉瑞除非得到證監會豁免許可,身為鷹君主席的他是不能擁有公司超過三成的股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