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區政府修改逃犯條例,一個原意是堵塞法律漏洞,避免犯罪分子逍遙法外的建議,惹起了社會巨大爭議,同時急速政治化。美國國會議員到訪立法會,同一時間港澳工作小組組長韓正公開支持修例,同時力挺特首林鄭月娥。特首在回應中央連日表態支持時,指有外部勢力介入,是令事態急變的原因。當事態不斷朝向激化發展下,不少人會問,為甚麼會出現這個局面?特區政府為甚麼提出修訂呢?

  特區主動 提出修例

  今次特區政府修訂《逃犯條例》,觸發點是港人陳同佳和女友到台灣遊玩,其間發生爭執,他殺死女友後逃回香港,由於兩地沒有引渡條例,所以陳同佳有可能毋須為殺人接受制裁,成為今次修例的觸發點,這點特區政府已經解釋清楚。不過,綜合政界在不同場合得到的訊息,如果把特首決策過程詳細做一個時序表,或者會看得更清楚事態發展。

  在回歸之前,中港在逃犯引渡上一直未能妥善安排,當時其中一個重要考慮,是內地有死刑,而香港早已廢除死刑。除了政府在刑法上的考慮,社會上對兩地法治情況的差異有顧慮,也令兩地政府沒有急於解決漏洞。不過,這個漏洞需要堵塞是兩地共識,而且隨著內地發展不斷增加。到了現屆政府,自然明白這個情況,故此保安局有研究怎樣能夠做到補漏工作,並且得出以個案申請形式解決,認為這樣既能完善法制,又能提供保障。

  方案具備,但由於沒有逼切性,所以特區政府沒有提出,直至陳同佳的個案出現。政府高層認為事態嚴重,不能輕輕放過嫌疑人士,於是主動提出修例。特區政府此舉要求同時達到兩個目標,就是要處理台灣殺人案和解決長期未能完善的法律漏洞。最高層認為,若然不同時堅持兩個目標,當殺人案過後,隋性又會令漏洞日復一日,無法修補。這也是特區政府至今仍強硬拒絕把台灣殺人案和長遠修例分拆的底因。正因為時間限制很短,所以在諮詢和溝通上難免出現問題。

  外國干預 中央力挺

  修例提出後,最先引起了商界人士的擔心,主要是因為他們很多人過去長期在內地活動,不知會否因此跌入引渡範圍。為了釋除疑慮,保安局多次與商界見面解釋,同時修訂了條例內容。雖然這些調整未能全面去除商界擔憂,但已產生了良性互動。按照政府的如意算盤,是立法工作展開後,可以在草案委員會再作探討,完善條文,甚至不排除在合理情況下作出讓步和修改。

  特區政府有特區政府的想法,可惜現實上非建制派對修例作出全面否決的態度,尤其在四月二十八日遊行見到出席人數較以往多,對抗的方式就變得激進,包括在草案委員會選舉主席上大玩程序和在議事堂上辱罵林鄭,令議案的進情舉步維艱。

  真正令事態急轉直下和高度政治化的,是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等到訪美國,與國務卿蓬佩奧會面。正如特首林鄭月娥昨日強調,這些做法等同引入外部勢力。中央有見及此,自然不能袖手旁觀,港澳辦、中聯辦上周先後發言,支持特區修例。中聯辦主任王志民在會見人大、政協時花了一小時四十五分鐘講解,當中就詳列出美國政府和國會就《逃犯條例》開腔的內容。本來,特區政府修例和社會上的不同意見,照理可以由內部商討解決,現在則因為美國介入「硬晒軚」。有官員直語,現時中美因為貿易戰關係空前緊張,這個時候到訪美國,把香港問題帶到華盛頓,無疑有把香港捲入漩渦的危機,實在非常不智。

  提交大會 事在必行

  香港是法治之邦,沒有理由讓犯罪分子利用漏洞逃避制裁,這個原則相信沒有人反對。現在政府決定把法案提交立法會大會,特首重申修例事在必行。餘下工作的關鍵是怎樣做好立法,能夠令港人能夠安心接受。部分反對修訂的人為了達到目的,卻把事件推向政治化,同時不惜跑到外國告洋狀,這種行為窒礙了理性對話,絕對於事無益,甚至可能令香港陷入危機,這個局面一旦出現,他們就會成為社會的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