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都未有咁聽話!」叫牠吃就吃,走就走,我回家時牠還會給我拿拖鞋。雲香嬸嬸說時一臉沾沾自喜。

  汪汪牠喜歡吃白米飯,雲香嬸嬸自豪地說她每天早上必定準時給汪汪煮一碗白烚雞肉飯,其他時間才讓牠吃狗糧。每個傍晚,雲香嬸嬸又會帶汪汪到海濱長廊散步,最少逛個四十五分鐘才回家。

  聽雲香嬸嬸分享自己與汪汪平日的生活片段,無不感受到她對汪汪的寵愛。誰知原來雲香嬸嬸最初根本不想養寵物的,貓狗兔子金魚烏龜她都不想養,從前更是非常討厭小動物,尤其貓貓狗狗,因為覺得牠們弄得房子一大股臭味,毛髮四處散落,更要常常處理牠們的大小二便,「我才沒那麼有愛心養動物啊!有自唔在攞苦嚟辛。」

  偏偏媳婦和兒子的朋友說不養汪汪了,他們兩夫婦又因為怕雲香嬸嬸悶而自作主張接收了汪汪,把牠送到雲香嬸嬸的家來叫她養。早就明言不喜歡動物不會養寵物的雲香嬸嬸自然是極度抗拒了,推辭了幾回,媳婦竟說只好把汪汪送回原主人,說不定原主人會將牠送去人道毁滅。雲香嬸嬸聽到「人道毁滅」四字即大驚,怎麼能做出如此殘忍之事呢!情急之下就答應暫時照顧汪汪,並請媳婦和兒子盡快為汪汪找一戶好人家,因為她實在不願意成為殺汪汪的幫兇,「好歹也是生命啊!不能作孽。」就這樣,她就學習養起寵物來了。雲香嬸嬸坦言起初處處不適應,每回汪汪走進睡房、跳上沙發四處撒尿都氣得她「紮紮跳」,現在習慣了,倒覺得養狗仔比養人還要好。

  雖然雲香嬸嬸說她養寵物毫無心得,但能把本來完全不懂得守規矩的汪汪訓練至曉得到特定的地方排泄,又會聽指示遞手、站立、拿拖鞋……相信她也用了不少時間和汪汪相處,花了不少時間和心思教導牠。

  「這小狗很調皮!」有次雲香嬸嬸如常和汪汪一起去海濱長廊散步,汪汪突然發飆似的一個箭步直往前奔去,雲香嬸嬸一直「汪汪、汪汪」的喚牠,牠都不願意停下來,追得雲香嬸嬸氣喘吁吁。一直追到了長廊盡頭,才發現汪汪蹲在石椅子旁,看着雲香嬸嬸的方向乖乖地等待。雲香嬸嬸差點沒嚇破膽,她以為從此將與汪汪失散。「這條調皮狗,害得我一直追着汪汪叫,路人肯定以為怎麼有個瘋婦在裝狗吠!」自此之後,雲香嬸嬸才曉得原來自己是那麼着緊汪汪。而以後的散步時光,也加插了捉迷藏的環節,汪汪常常小跑一段然後躲起來讓雲香嬸嬸找牠,像個好動的孩子,不過牠再也沒試過像第一次那樣沿着直路一直瘋狂奔跑。

  雲香嬸嬸打開手機的相簿,裏面盡是汪汪的照片或她與汪汪的合照。每次和一班好姊妹茶敘,大家傳閱孫兒孫女的照片,雲香嬸嬸就傳閱汪汪的照片,她對汪汪的愛惜之情溢於言表。汪汪今年七歲,已經是老狗了,身體機能衰退,陸續出現小毛病,跑步的速度也大不如前。「我剛養牠時牠才兩歲,兒子和媳婦的朋友只養了牠半年就說不養了。真不知那些後生的想甚麼,不養就不要買牠回來啊!」提起汪汪曾經幾乎被棄養,雲香嬸嬸惋惜之中仍覺着忿忿不平的咬牙切齒。如今的捉迷藏遊戲已倒退成簡化版,「牠又不夠力氣跑,我又沒有力氣追,我們像兩個老頭子,拖着步伐緩緩散步,走得累了,就隨時找一把椅子坐下來,看看人,看看海,看看太陽如何落下來。」

  「兒子和媳婦常取笑我說,如果當年真的為汪汪找了戶好人家,說不定現在我也沒那麼開朗。」雲香嬸嬸說。「不過他們也說得對,現在只要一天不見汪汪,我都覺得渾身不自在呢!雖然牠已經變成老狗,隨時就要走了,不過我也成為了老人,我們一人一狗現在就是大家陪大家。就是捨不得,我也希望牠比我先走,我才不要牠被送去人道毁滅啊!」

  雲香嬸嬸堅持,假使有天汪汪真的走了,她也不願意再養寵物了。「我本來就不喜歡動物啊!我只喜歡汪汪。何況我年紀大,體力也沒那麼好了,一年比一年老,一年比一年退步,騙不了自己,騙不了人啊!」

  汪汪對雲香嬸嬸的忠誠,雲香嬸嬸對汪汪的照料,讓二者成為了彼此不離不棄最好的陪伴。(完)

  文:游欣妮。喜歡寫作、手作、閱讀。曾出版散文及詩集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