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岑偉宗,作詞人,音樂劇創作人。曾獲金像獎、金馬獎及香港舞台劇獎等。資深語文教師,為香港公開大學語文及教育學院兼職導師。)

  那天在社交媒體看到一則消息:「感謝大家支持!《夜鶯》開賣後反應十分理想\想要觀賞的朋友\都要快點購票~」所說的《夜鶯》乃是由唯獨舞台與光之劇場聯合製作,今年《國際綜藝合家歡2019》的本地製作節目之一。近年觀眾時興推遲購票,好多演出開賣兩三周,票房還未過半。《夜鶯》至截稿日期為止,票房開賣才五、六天,票房已去到八成,真教人稱羨。

  唯獨舞台早前一齣《唯獨你是王2》,取材《聖經》故事,大收旺場,《夜鶯》票房報捷是否「唯獨」之功呢?蓋光之劇場成立於二〇一五年,主要做教育為主,好少做劇場演出也。「其實係方家煌好幫我至真。」光之劇場其中一位創辦人溫卓妍(Jarita),也是《夜鶯》的編劇作曲作詞如是說。方家煌是唯獨舞台的負責人之一,在Jarita眼中,他一直都對這後輩照顧有加。溫卓妍在二〇〇九年演出《一屋寶貝》,正式由音樂人踏進戲劇界。沒有受過戲劇訓練,卻憑住個人慧黠的氣質,對人對事觸類旁通,加上勤奮,成為本地劇場演出的生力軍。她告訴我,原來入行十年,音樂劇已經演了十七齣,再累計其他音樂會、重演等等,演出經驗也夠豐富——「原來我都好搏殺。」《夜鶯》是她入行十年的獻禮,送給香港的劇場,「因為劇場帶給我很多東西。」她手上雖有個光之劇場,但要搞演出,還是需要條件再雄厚一些的單位配合。方家煌二話不說就用唯獨舞台去陪Jarita走這段路。

  《夜鶯》取材自王爾德的短篇小說。寫屬於「自己」的音樂劇,卻為何要取材王爾德的小說?Jarita指一來因為取材別人成功的故事,令劇本可以建基於相對穩陣的架構,而且她少時讀畢原著,已覺相當震撼,焉有不拿來改編之理?

  原著說隆冬之時,夜鶯遇上受情困之少年,他想送女神紅玫瑰以得到其芳心。然而正值隆冬,萬花凋零,何處尋玫瑰?夜鶯感其情深,於是犧牲自己,猛撞向玫瑰花枝的利刺,戳穿心臟,以鮮血灌溉,令紅玫瑰重生,好等少年送給女神。誰知女神收花之後,嗤之以鼻,區區一枝玫瑰,值千金乎?少年癡心枉送,一切皆一廂情願。好個我心向明月,明月照溝渠的故事,萬千等候派軍糧的觀音兵應有共鳴。

  換在溫卓妍手裏,《夜鶯》的主線由愛情變成親情,「畢竟這是『合家歡』的節目,然而故事悲劇英雄依舊要犧牲。夜鶯重情重義,我希望牠的犧牲能喚起觀眾,甚至是兒童觀眾,去欣賞這種操守。其實眼見不少父母對小朋友管教督促,多數只希望他們將來名成利就,但名利就是生命的意義嗎?如果消防員為的是高薪,其實他們真的不用在火場拼命救人。就是因為他們有其他更高的追求,世上才會有這麼多捨身取義的事出現。」Jarita說。

  《夜鶯》的導演是林鎮威,Jarita的丈夫,光之劇場也是他跟Jarita一起創辦的。說起他,演藝畢業,先後進了大細路劇團和中英劇團,當了幾年全職演員。近年做戲劇指導、演員等為主。《夜鶯》對Jarita有特殊意義,我問他怎麼敢接下導演之職?須知這類「個人地標式」創作,主創的都特別「敏感」,尤其是真實生活中是兩夫婦的話,最好還是「你有你的生活,我繼續我的忙碌」比較划算。「我由大細路劇團、中英劇團,直到現在,都不斷做兒童劇和青少年劇場。累積了一些經驗,所以我相信可以呈現到Jarita想做的東西。」鎮威說。我再問:「可以說一樣出來嗎?」鎮威答:「劇場就是想像,觀眾和演員一起經歷的想像過程。現在的生活太多官能刺激了,很多人都失去了想像力,進劇場就是要尋回,激發這種隱藏了的享受。」

  《夜鶯》這劇本寫了一年,歌也寫了十多首,最後留在定稿的有九首,這種「犧牲」大抵也是寫音樂劇的常態。我拍檔高世章出了名說砍歌就砍歌,毫不留手。說起來,溫卓妍演過不少音樂劇,演高世章跟我寫的音樂劇更不在少數,刻下她也正在忙着參與《大狀王》的預演。她不諱言在這十年交往和工作裏,從我們中間「偷」了不少師。

  「高世章會寫觀眾喜愛的旋律,但我同時覺得他其實故意不寫。另外,他的鋼琴彈得好好,而且古典音樂底子豐厚,他把這些功力都用到音樂劇這大眾通俗易懂的藝術形式裏。他就是一道橋梁,搭通高雅藝術和通俗文化。」Jarita大概明白音樂劇的特質。「至於歌詞……唱你(筆者)的詞,我知道音樂劇歌詞,可以由含蓄到直白,由通俗到詩意,可以在有限篇幅交代好多事情,也可以把一個瞬間擴張成兩版歌詞。岑生,其實仲有乜嘢內容係你寫唔到嘅呢?我知,Spanish!」她這一球我真招架不住,還是問她:「還有誰給你很大的鼓勵和鞭策?」Jarita凝重的說:「《一屋寶貝》令我成功入行,跟着接演了《動物農莊》。作曲何俊傑就跟我說:『你不能再用這方法演戲,不可以再做小雨了。』」她曾為這句話失落了一段時間,後來終於參透背後的意思。

  是的,當年憑小女孩「小雨」入行的溫卓妍,如今都已是人妻「林太」了。性格剛烈的她也欣賞戲劇圈裏的烈女創作人,如莊梅岩和彭秀慧,應該配得上「刮目相看」這四隻字。她演了十年音樂劇,如果你問我《夜鶯》此時此刻出現有何意義,我或者可以如此總結:香港之前出現過男人包辦編劇、作曲、作詞的音樂劇,女人包辦編劇、作曲、作詞的,《夜鶯》可能係第一齣。是不是?

  日期:7月19日(五)/8:00pm

  7月20日(六)/11:00am、3:00pm、8:00pm

  7月21日(日)/3:00pm

  地點:香港文化中心劇場

  購票:www.urbtix.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