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審議《逃犯條例》由行康莊大道,改為行快車。政府提出將於下月十二日,會把修訂逃犯條例直接交由立法會審議,以取代一貫由法案委員會商議的程序。今次安排過往少見,反映政府硬闖的決心,這個做法過往少見,現在作出這個艱難決定,是期望建制派能在大會全力護航,令議案能順利抵壘。

  政府堅持依時推進

  《逃犯條例》修訂自在立法會啟動程序以來,一直陷入膠着,原先最先處理議題的法案委員會,至今未能選出主席,這點實在出乎政府估計。由於日程已遠遠墮後,加上看不到突破,當局終於出招,繞過法案委員會,向大會直接提交討論。

  權威人士說,政府現時堅持兩個目標,一個是時間上要在台灣殺人案疑犯在十月份因為洗黑錢罪判囚期滿前達成修例,二是要完全堵塞法律漏洞,而不僅單一處理今次個案。現今作出這個安排,正是為了在時間上配合。

  政府考慮把法案直接提上大會的構想,上星期已經傳出,但一直未落實。政府原先想法是觀望立法會的做法,然後才拍板。立法會內務委員會本來想投票決定法案委員會存廢,若然建制派穩佔多數,廢委員會武功是志在必得。然而,當局現在不等立法會出手就決定直接交大會,反映了主事者不想夜長夢多,以免時間一天天過去。

  議事規則嚴格執行

  法案由委員會處理和直上大會有甚麼分別呢?有熟悉議會運作者指,過去不是每條條例都經法案委員會,一些沒有爭議,條文不複雜的法案,都會採直上模式。然而,像今次建制與非建制派爭議這樣大,但把議案放上大會肉搏的個案,似乎就沒有先例。

  非建制派在法案委員會大玩程序,連選主席都拖拉幾個星期,到了大會是否有用呢?熟悉程序人士說,大會的議事規則比委員會訂得嚴謹,而且有主席梁君彥把關,若然有人玩得過分,理論上就可以剪布,所以把議案放上大會,客觀上加快了推進,收窄了非建制派阻撓的空間,法例通過的機會應較樂觀。

  料非建制派負隅頑抗

  今次修訂在上周戰情有點急轉直下,反對陣營派人到美國游說,令到中央大為不滿,特區政府和建制陣營加快了推進,直上大會的變招隨之出籠。這招重招過去未曾用過,現在大力轟出,自然期望能夠產生擋者披靡的效果,所以熟悉程序人士估計,非建制派不會就此干休,負隅頑抗下干擾必然升級,護航的建制隊伍要有做好硬挺的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