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報道)秀茂坪一所安老院兩名俱年過八旬女院友,上周四在院舍爭執推撞後,其中一人跌倒,送院搶救後不治,涉案駱姓女院友被控誤殺罪,昨在觀塘裁判法院提訊。控方指被告在調查期間胡言亂語,精神似有問題,決定先為她索取兩份精神科報告,再決定是否適合答辯,申請將案件押後至五月三十一日再訊,被告須還押小欖精神病治療中心。被告家人透露她患有腦退化症,長子感心痛,在庭外慨歎及形容為「悲劇」:「九十歲人搞場咁嘅嘢,唔好聽講句,寧可死咗佢就算。」

  八十八歲被告駱潤桃昨坐輪椅出庭,拒絕律師代表的她,被多次問及姓名時,最初拒絕回答,更稱:「行得正企得正,使乜律師幫!」其報住地址為秀茂坪順安道順天邨街市地下康達(順天)護老中心。控方指鑑於案件嚴重,反對她擔保外出。因被告沒有律師代表,鄭念慈裁判官亦多次問她是否明白控罪,被告則稱,「佢話告咪告,我根本都無做到」,「我根本無做到,點認?認咩啊?」又側身背對鄭官,一直語意不清。

  因未能有效溝通,鄭官亦問及被告家人有否到場。其次子先舉手,但卻一度落淚講不出話;被告長子則表示:「佢根本唔明白咩叫需唔需要(律師),問佢嘅每一句說話佢應該都唔明。」他透露母親應患有老人癡呆症,有時會認不出家人,又未能憶起近期之事,只能記起以前事情。鄭官遂轉問被告是否認得兒子,她中氣十足地回應:「咁多人行出嚟,係仔就梗係認得,你以為佢係狗啊?」最終案件押後至本月底再訊,被告本月二十四日仍會被帶上法庭進行保釋覆核。

  被告長子蔡先生在庭外透露,因兄弟姊妹未能時時探望母親,在母親亦樂意的情況下,送她到內地安享晚年。惟一七年底,被告跌傷盆骨,即回港在聯合醫院進行手術治療,不久亦診斷出患有腦退化症。當時即使在醫院治療「吊針」,她亦會幻想被人綁着,但他既不知母親有否到醫院覆診,亦不知院方知悉其病情與否。

  蔡指兄弟姊妹每周均會前往探望母親,雖曾聽說過其母偶爾與院友爭執,但亦會態度和善「叫(安老院)姑娘去飲茶」,他認為母親可能不適應新環境,病情轉差,且性情大變。

  蔡稱見到母親現時狀況感到心痛,「因為佢唔知自己喺咩環境下,做出啲咁嘅嘢」,他認為母親只是在「失控」情況下發生此事,多次慨歎及形容為「悲劇」,更稱「九十歲人搞場咁嘅嘢,唔好聽講句,寧可死咗佢就算。」家人對此事亦感到震驚,「係千萬分之一嘅機會,佢成九十歲人,坐係輪椅可以打死人,你信唔信?」蔡續稱:「o依家覺得好對佢哋(死者家人)唔住,但呢樣嘢大家都唔想。」他現時既無奈又心痛,但亦會嘗試尋找社工、法援等幫助。

  案件編號:觀塘刑事九七四——二○一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