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3月,李綺敏(Christina)實地Studio Visit,走進謝淑妮(Shirley)工作室,問她正在做甚麼創作?「鑽木啊。」Shirley對她說,正準備下一件作品,Christina當然好奇,因為Shirley過去多以塑膠為材進行創作。何時完工?「不知道啊,四、五年吧。」談着談着,Christina隱隱瞄到一個雛形,何不邀請她在第五十八屆《威尼斯視藝雙年展》伸延創作?

這場合作,緣份早種於十多年前。當時Christina還在Para Site任職,策劃了一個名為《Irreality》的展覽,「那是我第一次接觸Shirley的作品。」Christina知道她是一個長居外地的香港藝術家,對她的作品感到興趣,直至早前獲邀成為《威尼斯視藝雙年展》香港展覽客席策展人,她便想到Shirley了,「我當然喜歡她的創作,而我作為一個女性,回顧香港館的歷史(過去代表香港參展的都是男性),我覺得有責任挑選一位女性藝術家。」加上香港藝壇一直鮮見雕塑展出,香港館位處的Campo della Tana,場地獨特,她覺得可以展示雕塑、裝置元素的作品,種種原因,Christina推薦了Christina,最後促成了《謝淑妮:與事者,香港在威尼斯》這個展覽。

分隔兩地,Christina和Shirley僅見面數次,多以電郵往來,「有時她會傳來照片,告訴我她的創作狀態。」Christina看見對方正在製作許多西方物件,便回話:「會不會也留意一下亞洲物件?」Shirley靈機一觸,把算珠、仿明代家具凳腳等等,「車」了出來,加進作品中。Christina覺得這種溝通形式剛剛好,保持了一個合適距離,讓藝術家自行醞釀和發揮,過多問題,或帶來過多干擾,「我的角色,更像是一個Discussion Partner。」

Shirley在展覽中,帶來兩組大型作品《Negotiated Differences》和《Playcourt》,前者猶如一隻爬行地上的雕塑生物,她以車牀技術,把酒杯、酒瓶、球棒、凳腳等生活常見物品,手工製造出來,那些明明是很男性的作業,但在Shirley手中雕琢,卻見纖細、靈巧、敏感。布展期間,Shirley有時考考Christina:「你看看今天換了甚麼?」《Negotiated Differences》那麼枝節繁密,Christina笑言「牛咁眼」都看不到分別,「是不是……那隻『腳』長了一點點?」Shirley滿意點頭,「你看到了。」又有一天,「那個3D打印Connector好像變得光滑了?」Shirley聽後笑了,「是啊,我特意打磨了一下。」這件雕塑生物,果然是活的,真的是看極都看不完,「她在時間和空間的運用,逼你拖慢觀賞節奏,觀眾會不期然被作品吸引,看個仔細。」

空間在呼吸

世界上女性雕塑家不算普遍,「香港空間有限,更有限制,許多藝術家未必選擇創作雕塑,或者偏向做裝置藝術去了。」雕塑或許難以代表香港,但她認為創作裏的多元性、中西合璧、難以定義,或者作品名字帶出的「協商」主題,更能代表香港,「我看的不止作品的香港性,而是其跟世界當代藝術的連繫。這是每一個地方都要面對、處理的現況。」

外國觀眾怎樣看謝淑妮的作品?「大家都很詫異!」有的覺得美麗,有的覺得概念很強,有的這樣對她說:「很久沒看清楚這個場地(Campo della Tana)了。空間好像在呼吸。」

一九六八年出生的謝淑妮,居住洛杉磯多年,儘管很資深,卻未必為港人熟悉,也有的只知道她是另一著名藝術家謝淑婷的姐姐,「香港人總是健忘的,『李綺敏?哪裏冒出來的?』,大家大多只留意同輩和當下發生的事情。」

Christina說,過去多屆《威尼斯視藝雙年展》參展者,都是自己那一代的藝術家,她選Shirley,自覺意義重大,認為大家都應該發掘更多不同年代的香港藝術家;不止同一代、上一代,她也期待Next Generation,「是不是一定要年輕藝術家的作品才能代表香港?香港當代藝術,不見得只是一個Generation。」

文、圖:黃子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