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與泛民議員早前赴美之後,民主黨主席李柱銘與支聯會秘書長李卓人等又前赴美國,主要目的是拉攏華府與政界高層介入反對修訂《逃犯條例》。香港也有別有用心的人,將之與中美貿易戰連繫起來,除了借外力向特區政府施壓,甚至藉此影響內地政局。他們此種舉動,乃一貫伎倆,就是把外國勢力引入香港內部政治爭議,給外國製造可乘之機,影響香港和內地政局。過往的慘痛經歷告訴我們,這樣做將令香港陷入動盪與紛亂,對社會造成極大禍害,破壞難以估量。

  給外國可乘之機 令香港陷亂局

  李柱銘於周三出席由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舉辦的論壇,他在會上明言,需要國際社會支持反對修訂《逃犯條例》行動,希望外國不要袖手旁觀,應向特區政府施壓。訪美團會晤美國總統副助理博明時,也要求美方發出強硬聲明促港府撤回草案。此外,他們亦提及有關美方會否取消《香港政策法》的問題,此法案主要是承認「香港獨立關稅區」地位,對香港影響甚大。

  他們這些做法清楚顯示兩點:一是促使美國政府和國會介入香港對《逃犯條例》的修訂,向特區政府和中國政府施加壓力,他們提出了種種聳人聽聞的「論據」,給美國提供干預香港內部事務的理由;二是意圖將修訂《逃犯條例》與中美貿戰拉在一起,將之變成兩國角力的一個環節。

  他們的意圖與行動,存在三個問題:首先,《逃犯條例》修訂完全是香港的內部事務,由行政機關與立法會依據法律規定的程序進行,他們不應把外國政府引進來,強行干預香港立法。

  事實上,任何國家與地區訂立法律,都是自己政府和人民的事,不會容許其他國家介入,李柱銘等叫美國和國際社會影響《逃犯條例》修訂,明顯違反這基本原則,如果讓他們打開這個缺口,必將患無窮。

  港別有用心人士欲影響內地政局

  第二,香港亦有一些別有用心的人,除了促美國干預《逃犯條例》修訂,甚至將此與中美貿易戰拉在一起,其實是給外國可乘之機,給中國添亂,這些人如得逞,中國出現問題,香港經濟民生亦將受嚴重損害,局面必愈來愈亂,對市民造成禍害,而他們將成為害港的罪人。

  第三,他們以為引入外國勢力可以對特區和中國政府造成壓力,其實是完全錯判。中央支持《逃犯條例》修訂的立場已很清楚。

  港澳辦主任張曉明與中聯辦主任王志民昨天都明確指出,修訂《逃犯條例》是必要的、適當的、合理合法,而修例既有法理依據,又有現實逼切需要,可以為受害者伸張正義,也堵塞法律漏洞。由此可見,中央對修例的態度彰彰明甚,對引入外國勢力影響修例的舉動,是絕不會接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