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月藝術拍賣市場又有看漲之勢,價格偏高,實在令人高不可攀,其實欣賞和收藏價值兼備,而價格門檻不高的藝術品種類何其多!版畫就是其中一種。 

  中國版畫雖然有悠長的歷史,但與日本和歐美相比,近代版畫藝術的發展卻不盡人意,在香港年輕藝術系學生投入版畫創作行列的少之又少,令香港版畫藝術的領軍人物之一、曾在中文大學藝術系執教多年的鍾大富老師頗為感歎:「中文大學從上世紀六十年代已經有版畫科,我自己也前後教了十多年,可是投身成為版畫藝術家的只有寥寥數人,部分原因是香港版畫藝術的發展環境先天不足,版畫機和物料都需要入口,版畫工房不普遍,不像日本,版畫從浮世繪開始盛行,至今不衰,版畫工房很多,市場得以蓬勃發展,反觀香港市場對版畫的認受性不高,影響了發展。」

  目前依然定期教授版畫的鍾大富對版畫有近乎執着的熱愛,「版畫可分為凹、凸、平、孔幾大類,版的物料有銅版、木版、石版、絲網版等等,源自工藝,在中國有很長的歷史,用來製作圖書插圖、年畫等,到了上世紀三十年代由魯迅大力推動新興版畫運動,版畫進入新的階段。它的創作與製作過程很繁複,對創作者要求高,包含了繪工、雕工和印工三方面,一些版畫家身兼三職,有的如大家熟悉的日本浮世繪大師葛飾北齋就集中繪畫,把後續工作交予工房,無論是哪一種,過程都必先有構圖,然後將構圖轉移,刻到一個版上,根據印出來的效果再在版上做出改變調整,過程可能會出錯,又需要重新修正,每一版都是獨特的,所以有人將版畫等同於印刷品其實是不正確的。印刷品是根據一張已經完成的圖畫印出來,版畫的製作是創作的一部分,必須經過這個程序才有完成的作品,可以說是一種間接的藝術,除了創意和感性的投入,版畫家還需要理性分析,對每一版仔細研究作出調整,所以一般版畫的版數不可能很多。」

  正因版畫對創意與製作的要求同樣高,版畫的藝術和收藏價值並不低於繪畫作品,國際上不少大師級人物如安迪.華荷、村上隆、徐冰的版畫作品價格一樣很高,但相對於繪畫作品就相距很遠,所以收藏的門檻較低,逐漸受到關注,對剛開始藝術收藏的朋友是一個很值得考慮的起步點。

  在學術交流上,香港和就近地區也開始有集中推廣版畫的大型展覽,例如澳門版畫三年展,而台灣的國際版畫雙年展已經有三十多年歷史,香港較近期的大型版畫展覽記憶中是一年多前「一新美術館」主辦的《印象相傳:香港新版畫》。本地推動版畫發展的團體不多,成立於二〇〇〇年的香港版畫工作室是其一,這個由本地版畫家創辦的非牟利團體定期舉辦工作坊、展覽和講座,最新活動是這個月十七日到十九日在中環H Queen's地面展覽空間舉辦的《Hong Kong Fine Print》版畫藝術圖像博覽展,參與的都是香港活躍版畫創作的藝術家,除了鍾大富,還有陳育強、周俊輝、曾建華等約三十位藝術家,是一次回顧香港版畫工作室以至香港整體在過去二十年版畫藝術發展的好機會,籌得款項將用於支持香港版畫工作室的營運以及來年九月主辦的國際版畫研討會。

  執筆至此,剛好收到專程前往威尼斯雙年展的朋友傳來現場照片,說現場不少概念藝術,頗為抽象,不知在市場上是否同樣受歡迎?收藏價值多寡,實在是因人而異,難以一概而論,不過,當代藝術追求概念、年輕藝術家大量投入是不爭事實,反而一些需要扎實技法的創作形式被忽略,這是很可惜的。像版畫這種對藝術家的概念、技巧以至創作過程的專注和耐性都有極高要求的作品,欣賞和收藏價值兼備,價格也不昂貴,值得學術界和市場更多的關注和尊重。

文:蘇媛 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蘇媛,一位業餘藝術愛好者,早年留學英國倫敦,學習東方文化和中國藝術,曾參與藝術拍賣、展覽和出版等工作,研究範圍以玉器和近現代中國書畫為主,經常出沒香港和內地的拍賣會與畫廊,遊走於藝術和商業之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