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報道)社會上大多數人都認為,休息是減壓良方,惟志願機構進行的調查發現,休息有時會成為青少年的壓力來源,逾一千二百名受訪青年中,近四成半表示因學業和工作身心俱疲,感到倦怠,同時逾四成青少年處於「逆休息(Anti-rest)」,即怯於或抗拒休息的狀態,並為休息感內疚。有應屆文憑試考生表示,考試溫習期間休息十分鐘都感到是浪費時間,更會感到無助而哭泣。

  突破機構於去年十月至十二月,以街頭訪問形式進行名為「『逆休息』文化與青少年倦怠」研究,成功訪問一千二百二十一名十至二十九歲青少年,當中逾半為中學生。研究發現,近七成受訪者有倦怠傾向,當中約四成半為應付學業或工作身心俱疲,約兩成半人則認為即使盡力亦無法完成學業或工作要求。研究又發現百分之四十三點一受訪者處於「逆休息(Anti-rest)」狀態,即怯於或抗拒休息,更有約四成受訪者表示在休息後感到內疚,另外,近八成受訪者相信「社會以成績或成就定義人的價值」。

  突破機構研究幹事林俊杰指,大部分人都認為休息是減壓良方,但社會對休息的錯誤觀念,如諺語中的「勤有功,戲無益」,以及家長從小到大灌輸「不要玩,快溫習」的觀念,令青少年貶抑休息的價值,相信休息是浪費時間、是懶惰及不夠盡力的表現,或只有完成溫習、工作,才具有休息的資格,令休息本末倒置地成為青少年的壓力來源,強調長期處於倦怠狀態及逆休息狀態,會影響精神健康,「休息是人類的基本需要,不應帶有條件和目的。」

  在準備中學文憑試期間處於「逆休息」狀態的應屆考生譚同學表示,雖然父母告訴她盡力而為即可,但沒有說明「盡力」的意思,令她認為「盡力即用盡每分每秒溫習」,即使花五至十分鐘玩Instagram或花時間吃午膳都是浪費時間,平均每天溫習十二小時;為了盡可能完成歷屆試題,她亦不看電視劇,「假如無法完成當天的目標,就會感到無助而哭泣。」

  突破機構高級心理輔導員廖暉清呼籲家長,勿按孩子的表現來表達愛,讓孩子知道成績不好,亦不會失去父母的愛,並且肯定休息的重要;對於處於「逆休息」狀態的學生,建議他們每日至少有七至八個小時睡眠時間,並於放學後花最少一小時放鬆,使休息成為生活的日常,減低內疚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