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犯條例》修訂在立法會委員會鬧雙胞,放完假後續會,結果又原地踏步,球再落在立法會內務委員會身上。非建制派以非常規手法阻攔議會正常運作,怎樣阻止這些招數成為當務之急。

  石禮謙交波值得同情

  立法會就《逃犯條例》修訂展開立法,一起步在成立草案委員會階段,就已經有舉步維艱之感,拖延接近兩個星期,仍然未能選出主席。由於建制派與非建制派都聲稱要成立委員會,昨日「雙胞」會議先後舉行,但建制派的主持石禮謙開了幾十秒,就決定把事件交還內務委員會處理。

  石禮謙開會旋即交波,有建制派認為既然上星期已經有人提名主席人選,為何不硬闖下去呢?不過,有看過上周混亂場面的人就頗同情石議員,因為上星期非建制派大搞肢體接觸,有人入院,又搞到報警,若然昨日繼續死去,引發的亂局更難估計,而且有可能令議題進一步激化。政圈中人說,石議員曾經做過多次心血管手術,月前又曾經傷腰,在電視機前見到他被包圍,都替他擔心,所以他把困局交回內會處理,不失為降溫的做法。

  非建制派對抗立法,策略一開始就走向極端化,拒絕埋枱討論,完全不按遊戲規則,做法絕不可取。非建制派認為修例有問題,理由在議事堂各陳觀點,讓公眾可以理解,現時干擾議會運作,等同剝奪討論的機會,以弱勢之名行議會暴力為實。

  堵塞鑽法律差異空子

  草案委員會無法如期推進,非建制派建議進行三方會談。這個提法看似讓步,實際上是否如此呢?非建制派建議會談,政府和建制派是否接納,前提當然看有沒有辦法解決問題。若然非建制派提出談判只是姿態,根本沒作出任何妥協,所謂三方會談只是一句空話。

  有政圈中人指出,當局要成功修例,必須多管齊下,首要是先講出道理。現存的狀況是有人利用兩地法律差異鑽空子,形成司法的真空區。香港既然是法治地區,出現這種現象就要通過完善法律來解決。這點解說工作政府要多做,過去政府提出香港不能成為「罪犯天堂」,其實也應該從法理上樹立正面的旗幟。

  現時非建制派把行動推向極端,就是從法理上質疑。政府在法理上站穩陣腳,在議會內就應該要敢做該做的事。同一時間,也要透過諮詢完善方案,釋除公眾疑慮,減低阻力。當局對於方案本來提出開放態度,願意在議會接受建設性意見,現在是否可多走一步,拋出一些優化的構想呢?

  若無意妥協談來何用

  政府提出完善引渡機制,動機是想堵塞漏洞。現時有人把事件政治化,引起社會疑慮,加上國際形勢和台灣方面的回應,令議案遇到較原先估計大的阻力。在這個狀況下,三方建議難於帶來妥協,政府堅持要完成修例工作,就要對症下藥,做到立場要堅定,身段要柔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