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本地政壇聚焦《逃犯條例》修訂,國際間又發生中美貿易談判失利,兩國採取互相抵制的措施。在這些重大消息下,本地樓市動向依然受到公眾關注。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陳帆,早前回應對新盤佣金透明度的問題,估計當局有可能會出手加強管制。

  不出辣招 也要治標

  樓市指數連升幾個月,逼近歷史新高,新盤在今個月開售十分熱鬧,加上官地招標造出新高價,在在顯示樓市有向上試頂的可能。如何應對樓市轉熾,既是民生,也是政治問題。

  治理樓市最重要是增加供應,這是經濟學基本的原理,特區政府自然明白。然而,治本需時,在形勢比人強下,短期制出一些措施,無論從心理和實質都有需要。現屆政府對出辣招打擊置業買樓,態度一向有保留,在這個取態下,保持買賣秩序就是最基本的底線。

  本地樓市的重點,近年由二手樓轉向一手樓,主要是買賣限制增加,特別是按揭成數不斷縮減,很多置業人士唯有轉向有發展商提供融資的新盤。近日新盤銷售,出現了優惠滿天飛,以及中小型單位招標,標價明顯高過後來以價單出售的狀況,都引起當局關注。

  佣金參差 當局插手

  新盤銷售包裝五花八門,本意就是吸引買家光顧。然而,當局關注是這些包裝,會否令消費者目迷五色,影響判斷,以至有違當局監管新盤訂價和銷售。一個例子,是早前有新盤因為當時市場氣氛低迷,削價出售,事後有代理對招客收取的佣金有異議,公開披露不同新盤的佣金原來相差可以很大,甚至可以超過一成。

  新盤提供超高佣金,給當局帶來兩個思考,就是佣金如果不是這樣高,樓價可以便宜一點嗎?這樣高的佣金,會否造成市場資訊的不對稱,造成樓價上升的現象?代理收取高佣金,有部分會回贈給消費者,當中的資訊是否清晰,每個消費者都可以享有相同的權利?看來這些疑問促成當局插手。

  佣金只是新盤包裝的一環,據悉當局關注的還有其他事項。對於如何加強規管,政府內部有不同看法。有部分官員偏向從法理角度,會懷疑當局有沒有法律上賦予的權利去干預這些安排。這種少做少錯的被動心態,過去曾主導規管的環境。

  做官要管 方向漸清

  然而,最近樓市升溫,政府無意加辣,高層就有意見不能坐視這些手法繼續。過去,政府先後成立了代理和新盤銷售的監管局,目的本來就是要保障消費者權益。這些監管部門有法例上一定的權力,從政策原意更是責無旁貸。若然只說法律上受到的執法限制,未免變成技術官僚只見樹木不見森林的思想方式。

  從公共政策,監管者與被監管者之間從來都存在不怕官、最怕管的關係。若然說講法律,當局對着有大隊律師的財團,似乎很難有所作為。然而,部門有各種各樣的行政權力,這是官吏做事最撒手鐧,管治有術的政府,又怎會說會被規管者沒有辦法呢?而從陳帆提出要增加市場的透明度,管治團隊的方向已很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