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經過兩日會議後,貿易談判未有突破,美國按照先前公布,向二千億美元的中國貨徵稅。特區政府隨即採取三招應變,分別透過出口信用保險局提供支援和協助開發其他市場。美國本來在三月份開始徵稅,由於進行談判延長了兩個月,最終仍是要出招,應了一句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徵稅延後了兩個月,港商多了時間應變,但怎樣拆招仍要視乎局勢變化。

  出口商難全數承擔

  中美貿易談判,表面上是貿易逆差的爭拗,但商界猛人認為這只是藉口,因為美國向中國徵稅,廠房把產品外移到其他地區生產,只要美國是向外採購,逆差一樣存在,只是由對中國逆差變成對其他國家而已。

  美元是全球貨幣,在本國以外使用的美元金額達天文數字,這些美元如何流到外國呢?一個方法就是靠美國對外購物。美國靠印美元就可以購物,輸出美元,建立全球的金融霸權,「又食又拎」,是最划算的買賣。有經濟學者就認為,這就是美國發鈔收取的紅利,美國人對此心知肚明,所以逆差根本只是托詞,真正的關注是中國崛起,在高新科技這些核心競爭力的要塞和美國競爭。

  華盛頓要向中國施壓,貿易談判是手段,一切都很政治性,美國沒有不能妥協的道理,只視乎他們甚麼時候喜歡。北京只能守住底線,其他就要看對手甚麼時候願意收貨。

  美國對中國貨加徵關稅,本港出口商出來回應,都對美國做法大表不滿。由於美國加稅早有風聲,業界預先計數,明言徵收稅率高達百分之二十五,不可能完全自行承受,相信當中必有部分會轉嫁給美國消費者。在宣布加稅消息後,有估計美國消費者每年要承擔以百億美元計的稅款。美國總統特朗普聲稱收稅令庫房得益,但這筆收入不純粹來自中國,美國納稅人間接都有影響,實際上是七傷拳。

  在美國出招後,特朗普揚言還會考慮進行更大範圍的徵稅,但有商界認為,中國目前是世界工廠,短期之內不可能因其他國家完全取代,擴徵稅範圍必然會進一步令美國消費者受損。今次向入口貨品收稅,中國已有微言。若然再將行動升級,特朗普也不能不考慮消費者和商界的反彈。

  股市或要反覆尋底

  中美貿易摩擦升溫,已令本地商界對兩國長遠關係產生戒心。同樣,美國買家為保障自我利益,都會要求廠商增加在中國以外的生產基地,故此無論稍後談判進展如何,本港廠商加速轉移生產基地已成定局。對內地而言,轉型升級的步伐必須加快。

  在完結一輪的貿易談判前,美國對達成協議放出樂觀論調。臨門一腳形勢急轉直下,港股由三萬點邊緣跌近兩千點。假前一度跌穿兩萬九千點,現時兩國無法達成協議,估計未來仍會一段時間處於不明朗。上一輪中美角力,恒生指數最低跌至接近兩萬五千點。商界擔心若然局面僵持,股市短期可能仍有機會反覆尋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