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談判進展急轉直下,令中港兩地股市受壓,經濟前景陰霾再現。對港人而言,只能做最壞的打算、最好的準備。

  特朗普唱好純屬口術

  特朗普去年起提出與中國貿易存在巨額赤字,認為對美國不公平,提出增加中國貨關稅,其後中美展開貿易談判,特朗普就一邊不斷出口術,一邊以總統權力操控談判進程。

  本來,美國提出若無法達成貿易協議,要在今年三月向二千億美元的中國貨徵收關稅。後來為了進行談判,美國同意延遲落實新稅。在今次會談前夕,特朗普一直唱好進展,甚至指預期稍後會和國家主席習近平見面,暗示協議接近成事。

  不過,到了剛過去的周日,特朗普突然表明若這輪商討無法取得突破,就會在周五起徵收新稅。消息一出,港股立即連日大瀉,昨日再跌近七百點。貿易談判的好壞,主導了投資市場的情緒。港股再跌,主要是特朗普在會前又說狠話,批評中國推翻了在之前談判的承諾,中方就回應指在會談中出現分歧是正常,重申中國遵守承諾。招來招往令市場憂慮進一步加深。

  條件辣華難貿然應允

  特朗普大玩變臉,又放言指中國違反承諾。有政經猛人就直言,特朗普先前營造利好氣氛,只是其個人作風。美國在談判中提出的條件甚辣,中國一直難於接納,根本不存在快速達成協議的條件。市場早前的樂觀情緒,只是受到特朗普單方面影響。美國以兩國貿易失衡作為要求談判的理由。中國對消減美國貿易赤字,增加購買美國商品是可以接納的。但美國提出監察協議落實等機制,牽涉的層面十分複雜,中國認為不能隨便讓步。

  去年底,美股因為中美爭拗大跌,市場擔心增長放緩,特朗普隨即展現出溫和姿態,緩和外界的憂慮。近月,美國的數據反映經濟強健,加上特朗普又擺脫了通俄門調查,可能是令他不急於與中國達成協議,重新展示強硬立場的原因。從特朗普在向中國開火後,在社媒帖文指中國期待與軟弱的民主黨對手談判,反映出他把貿易談判作為選舉籌碼。既然現時他的形勢良好,自然樂於把談判的成果延後實現作為備用子彈。

  香港要確保政經穩定

  中國期望與美國達成協議,但不能不計代價。一九八五年美、日等五國就美元上漲、美國貿赤急增等達成「廣場協議」,當中涉及各國平均增長、擴大市場開放、減低保護主義等建立共識,當日一項是聯手推高日圓。日本接受了這個條件,結果日圓在一年內急升五成,熱錢瘋狂流入造成資產泡沫及爆破,令日本經濟低迷了三十年,為協議付出了沉重代價。有了前車之鑑,北京自然不能掉以輕心。

  特朗普利用兩國停火期間,觀察經濟走向和處理通俄門危機。中國也不是繞起雙手不幹,內地利用這段時間為談判一旦破裂做準備,加快產業架構的調整,兩會期間提出大舉降費減稅。由於對談判沒有抱過分樂觀的期望,中央在政策工具箱應備有不同的應對方案,減低貿戰惡化的衝擊。從香港首季增長只有半個百分點的狀況看,本地受兩國摩擦的影響更大,畢竟,香港以市場主導,政府角色有限,能做的未必像內地一樣多。最重要就是在環境惡化下確保金融和社會穩定,令風雨一旦來襲,可以免去宏觀大氣候風雲突變的後顧之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