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語有云:「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要得瑰寶,當然要付上代價。早前我來到有「世上最快樂國度」美譽的不丹(Bhutan),便深深體會「不」入虎穴的道理,我在不丹西部城市帕羅(Paro)登上建於近千米崖壁上的虎穴寺後,除能感受寺廟的神聖氣氛,在艱辛途上看到的出塵美景,同樣能予人最純真的喜悅。

  到訪不丹的旅客,絕大部分都以登上虎穴寺為頭號目標,這家被不丹人視為最神聖及最重要的廟宇,名字本已氣勢不凡,登臨其中,更感到確如勇闖虎穴般艱辛,可幸是該寺雖然位於海拔三千一百米的山崖上,從山下仰望當然雄偉險要,然而當親身登山朝聖,感覺又絕非高不可攀。

  這趟我隨着康泰旅行社的團隊乘坐直航包機到訪不丹,第二天即作登山挑戰,清晨六時來到山腳,已看見馬匹在等待,原來要登上虎穴寺,除可徒步登頂,也可選擇付約20美元(約156港元)策馬來到半山,才再改用雙腿繼續餘下旅程。我自覺氣力充足,加上為了盡賞美景,便選擇拿着行山手杖,花上三小時左右來趟登山健行。一路上,深覺選擇委實沒錯,雖然走得汗流浹背,並因高原反應而有點心跳加速,可是沿途既可看到許多百年以上的高山植物,又有蒼翠廣闊的山林相伴,加上純淨清新的空氣,確有心曠神怡的快感,不經不覺已來到半山的休息站,坐在涼亭對着遠方的虎穴寺品嘗茶點,已有說不出的暢快。

  抖擻精神再起步,隨着經幡愈多,虎穴寺也愈見接近,終於來到一處可以水平角度近觀寺廟的山頭,同伴紛在此以虎穴寺為背景合照,也有人閉目養神,感受這片無污染的淨土。正當以為跟寺廟的距離已是不遠,才發現還要下坡上斜、越過山頭才能抵達,我只好一鼓作氣,先後走過六百級下坡及上斜二百級的石階,一步一步的走向終點,完成「入虎穴」的使命。

  當我進入虎穴寺後,更真正體會到甚麼才是莊嚴靈氣,原來每位登山者都得放下手機及相機才可進寺參觀,我們脫下鞋子跟着導遊,邊靜心遊走寺內的七個院舍、邊聆聽導遊講述不丹的佛教祖師蓮花生大師騎着飛虎到此伏妖降魔,並在崖中洞穴潛修三個月的故事,更覺這家始建於七世紀的寺廟超然神聖!下山時,我既懷念着途上的快樂體會,同時也想着導遊談及佛偈中的「貪、嗔、癡」,才驚覺不丹人的快樂和幸福,正是源自簡單生活中的滿足!

  在帕羅除可看廟,還要遊「宗」(Dzong)。在不丹,宗就是城堡,昔日有抵禦外敵的作用,現在約有半數已變身宗教場所,其餘的便成為政府的行政機關,是政、教設施合一的場地。

  在不丹二十個縣,每縣都可找到屬於自己的宗,其中位於帕羅的帕羅宗,便是不丹最著名的宗堡之一,這個又稱為日蓬堡的地方,曾是著名不丹電影《小活佛》的取景地,另外梁朝偉及劉嘉玲多年前在不丹舉行婚禮時,也曾在此宗門前的長樓梯拍攝婚紗照,只見不少遊人及情侶來訪時,都會依樣畫葫蘆地一起甜蜜合照,只是在此更應感受的,還是帕羅宗的莊嚴典雅氣氛。

  現在來到十七世紀興建的帕羅宗,雖只可參觀寺院部分,可觀處仍極多,廊道上有關輪迴轉世及佛家思想的壁畫、鮮艷精細的建築藝術、學法的僧侶,以及佛像和唐卡,悉數極為可觀,值得一提是當節慶來臨,宗堡的廣場上更會上演舞蹈及各種宗教儀式,更覺奪目精采!

  說到梁、劉的世紀婚禮,當然不能不提另一重要寺廟祈楚寺(Kyichu Lhakhang),這家不丹最古老的佛寺,正是他倆共訂婚盟的場地。位處帕羅河谷旁邊的祈楚寺,早在七世紀時建成,傳說當時西藏王松贊干布為鎮壓妖魔,特意在同一天於西藏四周興建包括大昭寺等一百零八座廟宇,祈楚寺正是當中僅有兩座位處不丹國境的佛寺,地位可見一斑。

  事實上,祈楚寺在八世紀時曾獲蓮花生大師到訪,並在寺內留下許多宗教寶物,來到1968年,時任不丹皇后更在主殿旁邊增建另一座全新殿宇,令祈楚寺變成今日所見的雙寺式建築。現在該寺不但是不丹皇室舉行重要典禮的場所,也是當地人的朝聖重地,寺內常見民眾參拜,遊人來到,除可在寺旁轉動巨大的轉經筒,也不忘走進內殿,在此除可一睹供奉着的釋迦牟尼佛像及法王舍利子,更有一株全年都能結果的橘子樹,盡顯古剎的神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