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馮友蘭是著名學者,本書是他於1948年美國講學時編寫的英文教材,後來成為西方學府教中國哲學史的標準教材。

  哲學是甚麼?打開本書第一章,我找到最簡潔易明的定義︰「哲學是對人生進行反思。」當你對人生進行「反思」,並能把自己的思想系統地表達出來,那麼你就是哲學家。

  反思是甚麼?我們經常對「有關人生的學說、有關宇宙的學說,以及有關知識的學說」進行思考,而思考的思考,這就是「反思」。而所有的「學說」,這都是反思的產物。

  中國哲學家的反思與西方不同,分別在哪裏?馮友蘭在第一章對哲學的性質和功能,作出一般性的論述之後,便一口氣介紹中國歷年二十多代哲學流代表人物的思想,以及三千年中國哲學歷史進程,如此大手筆,雖不至於是一卷「驚天地、泣鬼神」的哲學史詩,但從此成為西方了解中國哲學的最佳入門途徑。本書遲了四十年,到1985年才有譯本,2004年趙復三將之重新翻譯,以通俗而傳神的筆法,表達了原著的精神。本書可以是高中生的課外讀物,亦可以是成年人的精神食糧,對照人生經歷,讀來別是一番感受和教益。

  西方人一般認為,中國不像其他民族那樣重視宗教。馮友蘭怎樣看呢?「中國文化的精神基礎不是宗教,而是倫理。」中國人不那麼關切宗教,是因為「我們太關切哲學了,我們的宗教意識不濃,是因為我們的哲學意識太濃了。」宗教追求高於道德倫理的價值,這稱之為超道德倫理的價值︰「愛人是一個道德價值,愛神是一個超越道德倫理的價值,或稱之為宗教價值。」

  西方的宗教很「高大上」嗎?馮友蘭不以為然,他一針見血的表示︰「在西方出現宗教與科學的衝突,科學每進一步,宗教便後退一步;宗教的權威在科學進前的歷程中不斷被削弱。」他又指出︰「幸好除宗教外,還有哲學能夠達到更高的價值。而且,這條通道比宗教更直接,因為通過哲學達到更高價值,人不需要繞圈子,經由祈禱和儀式。人經過哲學達到的更高價值比經由宗教達到的更高價值,內容天純,因為其中不摻雜想像和迷信。」他更進一步指出︰「將來的世界裏,哲學將取代宗教的地位,這是合乎中國哲學傳統的。人不需要宗教化,但人必須哲學化。」

  馮友蘭不愧為中國哲學一代宗師,短短的幾行論述有如連消帶打,把自恃宗教文明的西方學者對中國的「宗教薄弱」之質疑,徹底化解之餘,更曲線地宣揚了中國哲學的優越感和其道理所在。

  孔子是中國最偉大的哲學家,也是中國史上第一位教師。他率先開辦了私立學校,目標是教導學生成為社會棟梁之材,並藉由他對道德的見解,改變社會,影響時代,這就是孔子的教育思想。不過,對於孔子學說,有一位人物直面反對,他就是被稱為「孔子的第一個反對者」——墨子。

  孔子教育學生,是教師;墨子有點似「社團人士」,擁有一個嚴密的組織,足以進行軍事行動。墨子是組織最高位者,稱之為「巨子」,對組織成員有生殺大權,但他又自詡為「和平非暴力」,最經典的一個故事見於《墨子‧公輸》。話說墨子得知楚國要攻打宋國,並且聘請機械發明家公輸般建造先進攻城武器,於是墨子派三百名弟子到宋國城池,以他設計的新武器布署防禦,同時奔往楚國進行游說,勸阻楚至出兵。

  墨子與公輸般在楚王面前以雙方的攻城與防城武器,作出沙盤推演,墨子一輪又一輪在沙盤上化解對方的攻擊,公輸般無計可施,竟動起即場謀害墨子之心,但被墨子識穿︰「公輸般想殺我,但殺死了我,楚軍也無法攻城。」楚王衡量大勢,唯有答應退兵。

  馮友蘭讚道︰「墨子與公輸般之爭是一個好榜樣,兩個敵對國家不必在戰場廝殺,只要雙方的科學家、工程師來到一起,把各自實驗室裏的攻守防範武器都展示出來,不必要走上戰場,便可以決定勝負。」今天中國應對美國咄咄逼人的航空母艦的軍事威脅,亮出有「航母殺手」之稱的中程導彈東風26型,看來很有中國哲學思想的風格。

  你想知道更多的中國智慧,翻翻這本書,將可得到源源不絕的啟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