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擬修改《逃犯條例》,讓未與香港訂立引渡協議的地區,可向港方要求移交涉嫌犯罪人士,因當中有不少灰色地帶,引起社會廣泛議論,商界反應也十分強烈,提出種種憂慮。民陣昨日舉行反修訂遊行,人數比上月底的一次大幅增加,除了有政治傾向的人士外,明顯多了普通市民參與,反映公眾確對修例感到疑惑不安。面對這股不斷蔓延的社會情緒,有商界立法會議員認為政府宜暫緩行事,從詳計議,再作全面評估盤算,不應倉促於七月前完成修訂。這意見很值得政府三思。

  對於政府貿然修改《逃犯條例》,商界一直有很大質疑,認為會令投資者人心惶惶,損害和香港營商環境,雖然政府為紓商界不安,將法例涵蓋的四十六項罪行剔除九項,但仍未能消除商界的憂慮。

  未全面考量 不應匆匆推

  自由黨黨魁鍾國斌日前接受本報訪問時就指出,政府起碼應多剔除四項,並將移交門檻提高,以及限制追溯期,如果政府不接納這意見,他會在立法會提出相關修訂案。既然社會對修例仍有很多不同想法,爭論更正在擴大,他認為政府不應操之過急。

  政府是否有必要匆匆修例,急推過關,而不花更多時間評估修例對香港經濟政治的全面影響,聽取各界和外商的意見,的確是一個令人想不通的大疑問。特別是修例針對的港男陳同佳在台灣殺女友案,今天其洗黑錢罪就會判刑,若他可在短時間內獲釋,修例令他可被移交台灣的逼切性就不存在,又何須在七月的「死線」前通過修訂?

  正如立法會議員田北辰所說,如果立法會表決時,陳同佳已放監並離開了香港,而修例草案又絲毫不改,他就會投反對票。倘若有更多議員像他那樣想,草案闖關難度將大增,隨時陰溝翻船。

  負面影響多 須知所進退

  在這時刻,政府不僅要計算公眾與政黨的反應,還要評估外商與國際金融機構對修例的態度。許多在內地投資和營商的外國企業,都以香港為基地設立公司,所以其駐港的高層人員,同樣面對修例後的風險,與香港商界一樣感到憂心忡忡。所以自政府提出修例後,一些在港的主要外國商會,紛紛就此表達疑慮。觀乎此,政府必須謹慎估計修例對外商在港投資的影響,避免因執意推行而促使部分外商轉移他國,例如一直與香港「搶客」的新加坡。

  政府還須正視的是,社會對修例的反應比預期強烈,如果不能有效紓緩,讓不安和反對情緒繼續累積,必會被一些政治組織藉勢激化,由此產生的干擾,將令政府沒法專注於民生措施,施政再陷於舉步維艱。這狀況也會直接影響今年十一月的區議會選舉,衍生對建制派不利的因素,置他們於困難境地。

  對上述種種負面影響,政府不能再置之不顧,繼續強闖,而應冷靜地就此全盤思量,若不宜進就果斷暫緩,認真審時度勢,再謀後着,這是負責任政府應有的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