佔領案宣判,九名入罪人士除了陳淑莊以健康為由要求押後判刑外,餘人分別判處即時入獄、判囚緩刑和社會服務令不等。法官判刑前明顯已考慮各人不同背景,相當人性化。從被視為責任最重的戴耀廷判入獄十六個月,到犯事時較為年輕的張秀賢判處社會服務令,外界普遍覺得量刑寬鬆。量刑寬鬆會令部分人士覺得懲罰效果不彰,但亦有人認為這個做法不無好處,反映法官的明智。

  量刑偏鬆難上訴

  佔領案判決,如果讓時光倒流,猶記得在事件未發生前,已有警告發出任何人策動違法佔領,政府不會任由法治被踐踏,必然會懲處,現在結果證明所言非虛。今次判刑,被視為責任最重的煽惑三子中,戴耀廷、陳健民都被判入獄十六個月,這個判刑似乎是坊間預測的「最低消費」,曾聽一些他們的支持者估計,就算判監兩至三年,都是預期之內。法官同時免除多人即時入獄,更增添了仁慈的觀感。

  法官判刑偏輕,以其案件的影響和有關人等的態度,不免惹來太鬆手的批評。不過,一些有法律認識的人士,卻認為法官判決表現專業。在整個審訊過程中,法官對各被告的訴求都顯得從容不逼,回應相當到位。現時法官的判刑考慮十分充分,種種做法都降低了日後被上訴推翻的機會。現時被告準備上訴考慮,由於判刑已算寬鬆,間接等如被告上訴的機會成本增加。

  判詞表明不認同

  法官判刑是按法例量度,同時也反映對被告罪行的觀點,今次量刑是否代表法官對被告有認同之意呢?答案可從法官判詞,明確對違法佔領作出否定,強調公民抗命不是抗辯的理由。在昨日判刑時,法官再指出佔領人士期望以此令政府接納他們的政治訴求是異想天開。從法官的解釋,今次九人中暫時只有四人入獄,只是從他們的背景和過往對社會所作的貢獻考慮,有法律不外乎人情的味道。

  在九名被告中,戴耀廷、陳健民和邵家臻相對較重,特別是戴耀廷和邵家臻應該還要面對教席和其專業資格的聆訊。從法官的判決,兩人的教席和社工資料面對撤銷的風險實在不低,皆因兩人罪成之餘,涉及罪行與其本身的資歷明顯有矛盾。

  專業水平惹質疑

  戴耀廷被判即時入獄,刑期長達十六個月,按照這個量刑,負責審核其教職員資格的委員會似乎已很難保留其資格。在法官的判詞中,對於佔領行動的法理性作出清晰的否定,對於一名教師,特別是一名法律學者,這也是不能忽視的證詞。香港是法治社會,人人應該守法。戴耀廷提出公民抗命,又自搞甚麼違法達義,曾幾何時把法律的概念弄得模糊不清。從現實的審訊中,他對法律的理解和演繹被證明只是一廂情願,講人自講。正如很多犯罪入獄者都宣稱自己無辜一樣,戴耀廷現在所說的言論究竟有多少可信性,明眼人已毋須多言,從規則和專業上而言,其教席豈有不危危乎之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