佔中八子被判社會服務令至即囚十六個月不等,在法庭內外營造「赴義」的形象,大打悲情牌,但正如法官在判詞所說,大家必須看清楚「故事的另一面」,就是被告借「公民抗命」之名肆意違法,破壞秩序,讓眾多市民飽受佔領之苦,卻始終得不到他們的道歉。法律的明鏡,照出了他們的真正面貌。

  昨日的判刑,除了四位較年輕及年長的被告分別被判社服令和緩刑,四個參與程度較深的被告,都要即時入獄,當中身為發起人的戴耀廷和陳健民,被判入獄十六個月。判刑前後,被告和支持者在法庭外製造激昂場面,把各人塑造成為爭取「真普選」而犧牲自己的英雄,以激情掩蓋案件的違法本質。大眾不應被這些煽情鏡頭和言論轉移了注意力,而應細看法庭的判刑理據,就是各人宣示政治訴求的行動,嚴重損害了其他人的權利,已經超過「公民抗命」的合理比例。

  罔顧他人受害 全無悔意

  回應辯方援引的英國案例,法官指出,那宗抗議行動案件中導致交通阻塞的被告,在法庭上有展示悔意,而這悔意並非指他們放棄本身的訴求,而是就他們行動所造成的影響,向公眾道歉。反觀佔中案各被告,在受審期間一直堅持自己無悔意,一句也沒有向受影響的眾多市民表示歉意。法官直斥他們罔顧需要使用道路的普羅百姓,要廣大市民承受過分的損害和痛苦。

  法官的判詞,正正突出了佔領行動的「另一個面目」,就是以追求自己的理念為理由,置其他人的基本權利於不顧。由於被告煽惑的行動對他人權利的損害,超過了公民抗命所容許的合理比例,法官不可能對此輕判,因為判刑須衡量有關行動對其他人造成的重大打擊。

  煽情場面 沒法掩蓋真象

  泛民立法會議員聯署公開信,斥此案是「政治審判、政治逼害」,也有支持者指被告的言論自由受到剝奪,法官對這類言論作出了鏗鏘反駁,指言論自由並非「大過天」,必須受到限制,這樣才可防止社會陷於混亂,令大多數人的權利受到保障。基於這說法,任何以「自由」美化違法行動,作為爭取自己政治訴求的手段,都會令社會走上歧路。

  在佔領期間擔任警務處處長的曾偉雄,就批評「違法達義」與法治精神背道而馳,而佔領對法治的衝擊、社會秩序的破壞、公共安全的威脅,及不守法意識的蔓延,都造成極為嚴重的影響。

  這些後遺症的影響到旺角暴動去到高峰,現在雖然有所回落,但是並無消除,不少人仍然執迷於「故事的其中一面」,不肯面對運動令社會承受慘重代價,法官的判刑是一注避免錯誤理念不斷傳播的清醒劑,社會絕不能讓事實與是非被激情所淹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