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本融合了文化、歷史、考古、文學、民族、設計和靈感的書,我希望為中華品牌帶來啟發,為世界帶來新的潮流元素。

  「中國古人將四季之花朵、節令之景物融入到日常生活中,創造出豐富多彩的飾物文化。」人類為甚麼要把自然之物作為頭飾?原始時代,人類尚處於與猛獸搏鬥、掙扎以為生存的時期,喜歡把猛獸相關的材料作為頭上飾物,原因很簡單,就是想在精神上取得力量和庇護。後來人類文明了,才懂得把花朵作為頭飾佩戴,這就是簪花裝飾。作者估計,華夏先民簪花歷史可推斷早於春秋戰國時代就存在。發展到唐代,已成為一種常見的風氣,據記載,唐明皇親自為楊貴妃插頭花,有詩為證︰「誰家浴罷臨妝女,愛把閒花插滿頭。」

  我想起上世紀六十年代嬉皮士運動︰「If you're going to San Francisco, be sure to wear some flowers in your hair.」這是Scott McKenzie名曲《San Francisco》的歌詞,寫於一個反戰、渴望和平的騷動年代,三藩市是反戰運動的朝聖地,大家想見到在三藩市的人,是和善的人,都把花朵戴在髮上,告訢大家這一代人改變了,年輕人厭了戰爭,期望世界充滿愛。花朵作為頭飾存在浪漫和愛的訊息,如果我們用心研究中國歷史,品牌設計師可以有更多美麗的靈感,不是一味懂得把幾個英文字母,大大個的寫在包包上、恤衫上、T恤上,以為那就是品牌元素。老實說,你不如把價錢牌做大幾倍,讓那些俗品土豪一併穿上去行街。

  中國歷代富強,我們是有文化的,男子也愛美,金朝時代的美男子愛戴頭巾,用上講究的巾環繫束起來,這些巾環用上不同材料和圖案,甚是優雅。明朝的士人,即是現在的「文青」,巾帽依然流行,他們愛用玉器配搭,圖案題材除了花卉之外,也有禽鳥。不過,講起現代男士戴頭巾之代表,我想起了唱《我是一隻小小鳥》的台灣歌星趙傳,不喜勿噴!

  春天快將過去,迎來的是以牡丹、玫瑰、芍藥、薔薇等夏天節令之花,以上花的色彩甚是鮮艷,以牡丹最為搶眼。古時,牡丹花大而香,故有「國色天香」之稱,作者引用唐代劉禹錫的《賞牡丹》︰「庭前芍藥妖無格,池上芙蕖淨少情。唯有牡丹真國色,花開時節動京城。」不說不知,芍藥於初夏開花,形狀與牡丹相似。然而,芍藥始終是「A貨牡丹」,即使看來艷麗,格調不高。同樣美麗吸睛,何以牡丹就是把芍藥比下去?時下評鑑一位美人,看誰最擁有「高級臉」。「高級臉」就是美在骨,俗艷的「網紅臉」只美在皮。芍藥別名「沒骨花」,又稱「沒骨牡丹」,所以劉禹錫指其「無格」,是相當有根據的。芙蕖即是我們熟知的荷花,在夏天開花,它有不少Fans的,可是荷花之美美在明淨,缺乏熱情,在詩人眼中,這類「Cool Cool哋」或甚至是「懶Cool」的荷花之美,不是他那杯茶,相比之下,牡丹兼具嫵媚與熱情、有霸氣有驚艷的特質,所以奉之為「花中之最美者」。

  牡丹又象徵富貴榮華,「女子戴於髮間更能顯出雍容的美態,以牡丹為形的首飾在明清有很多。」明朝有一件極品牡丹首飾,鑲嵌了寶石的蝴蝶戲牡丹金簪,「下面一朵大牡丹,上面是一隻蝴蝶,左右兩側各有一支小牡丹。」

  設計靈感是超時空也是超國界的,昆蟲與鮮花的組合歷久彌新,以蜜蜂為題材的國寶飾物很多,現代西方珠寶也有不少蜜蜂的經典傑作,例如Joan Rivers的重彩蜜蜂胸針,「造型憨態可掬,配色有聖誕的熱烈氣息。」時裝設計師Alexander McQueen的2013春夏女裝的設計主題也是來自蜜蜂。

  作者表示︰「四季花與節令物,彰顯了中國古人細緻入微的觀察、匠心獨運的技藝,以及順應自然、天人合一的思想,同時表現出中華民族浪漫的情懷、豐富的想像力,以及生生不息、樂觀進取的民族精神。」

  中國對自然之美自有一套美學思想,加上歷代留下的國寶文物,構建成一個龐大的資料庫,我認為只要重點復刻幾個題材,足以造成轟動,只要完善推廣宣傳和做好品牌管理,中國是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