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着多所學校接連被揭行政混亂,校本管理成為城中熱話。全港大部分學校設有法團校董會,不同持份者參與校政。本報日前報道有多所屬校的浸信會聯會,三所中小學未為校友校董註冊,導致辦學團體校董比例,持續超出六成的法定上限,學校處理校董註冊既有疏忽,亦反映當局沒有機制核實《法團校董會登記冊》資料,監察機制亦有漏洞。

  綜觀三所浸聯會屬校的情況,均是校友校董完成選舉後,校方因故未完成校董註冊,令《法團校董會登記冊》記錄的辦團校董人數比例逾六成上限。校友校董選舉雖然完成,但當選人須完成註冊程序,始能符合法例要求履行校董職責,否則便不能在校董會會議出席、投票及動議,甚至以校董身分出席校內活動,也有違法之嫌。無論要記者查詢始發現遺漏校友校董的註冊程序,抑或只是平郵寄出註冊表格,均反映學校重視程度不足。

  教育局備存《法團校董會登記冊》,是《教育條例》明文規定的法定要求,旨在確保法團校董會透明度及問責性,令公眾知悉校董身分,但今次校董資料不全的情況持續長達一年,當局有否監察機制,值得外界關注。尤其一旦出現學校刻意不為個別校董註冊,甚至根本沒有進行選舉的極端情況,本來當局可從《登記冊》的遺漏,找到蛛絲馬迹,如今卻反映當局不聞不問,隨時造成「影子校董」,即《登記冊》上的校董名單與實際情況不符合,試問怎可能達到透明與問責的要求?

  另一值得探討的是,法團校董會有校董未註冊,會否造成辦團校董比例超出六成上限。按教育局說法,所有經當局批核的法團校董會章程,辦團校董不能超過章程所規定總人數上限六成,當局亦不會批准豁免,但章程列明的比例有否維持,還得視乎實際情況,如個別校董根本沒有註冊,辦團校董比例超過六成是必然結果;如果只看章程上制度設計,而不從實際的校董註冊與運作上把關,怎能保障不同持份者參與校政,產生制衡作用,避免不利學校發展的情況產生呢?

  校本管理不止是學校與校董的責任,教育局亦有督導的關鍵角色,當局應主動檢視《法團校董會登記冊》,查找不足,才是亡羊補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