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報道)其他學習經歷(OLE)佔了新高中課程總課時一成至一成半,學校舉辦不同活動以迎合課時要求,卻未必有效對焦。大教育平台的研究發現,體驗式學習活動有助基層學生提升學習素養、人生目標等,但歷奇訓練或訓練營等活動,無助提升學生合作能力、人際關係,恐與目標矛盾。有學者提醒學校看待OLE課時之餘,更應該重視質素。

  大教育平台委託香港政策研究所教育政策研究中心,在一七年七月至一八年九月進行追蹤研究,在五所中學訪問逾四百名學生,了解他們參與OLE前後的情意及社交表現變化。在九類OLE活動方面,技能學習工作坊與比賽在各指標均未見明顯增減,個別活動更與學界預期有落差,尤其是標榜提升團隊精神的歷奇訓練或訓練營,調查發現無助提升學生的動機、人生目標、合作能力、自我概念及人際關係,僅在企業精神及人文價值有明顯增長。

  無論內地或本港考察,雖有助提升學生的人文價值及動機,但在企業精神及STEM(科學、科技、工程及數學)心態上,卻沒有明顯相關,同時內地考察亦不如本港,能提升學生的人生目標。研究所首席調查員葉蔭榮解釋,歷奇訓練多涉培養學生冒險,與企業精神不謀而合,其他指標則不明顯;內地考察以往較少生涯規劃元素,未必切合鼓勵學生前往內地發展的目標。他認為學校對OLE應該質量並重,「滿足課時要求其實很易達到,但如何善用OLE,學校便需要對焦」,學校對OLE的學習目標應有所深化,同時針對不同學生需要提供聚焦性活動,而非一味「大鑊飯」全級參與。

  大教育平台與騰訊、網龍等內地科技企業合作,為學生舉辦體驗營,安排學生實地了解企業運作,並與員工交流。曾參與活動的仁愛堂田家炳中學中五生莊嘉健指,不僅留意到遊戲軟件開發,更留意到內地獨特的企業文化,「想不到辦公室有滑梯、旋轉木馬,供員工休息遊玩。」他的同學黃澄鋒則坦言,內地企業亦有「996工作制」長工時加班文化,對員工追夢亦是代價,他因參與大豆研究為題的內地考察,有志投身生物遺傳學研究,認為OLE活動有助他訂立未來發展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