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昨恢復二讀辯論《撥款條例草案》,非建制派多次提出點算法定人數,最終會議因在席人數不足流會,今次流會響起了警號,令審議中的《逃犯條例》呈現暗湧。

  加大力度搞伏擊

  《逃犯條例》修訂啟動,法例最初在建制派中出現分歧,主要是條文覆蓋廣泛,引起了各界關注。政府其後對涉及罪行作出刪減,再行游說。雖然至今沒有聽聞商界明確表示接受,在議事堂內的阻力看來已經減少。現時政府仍然繼續集中力量游說,同時大力推進立法。

  在游說和鞏固建制派支持之餘,政府現時面臨另一大阻力是非建制的反對。非建制派在修訂提出初期已明確表示反對。只是初期力度似乎不大,有先讓建制派內部先行角力,作壁上觀的味道。從今次策動流會,非建制派可能已增加力度,對法案進行狙擊。

  非建制派反對修例,有兩條戰線,一條是正式迎戰,包括以官方或公開的意見平台,提出各種質疑。同時考慮到政府以台灣謀殺案開路,列舉不同方式的反建議,例如加入落日條款,作為封殺方案的一路大軍。

  政府計算可慘勝

  另一條戰線,則是以伏擊形式,令到修訂工作出軌。今次《撥款條例草案》流會,是議事堂在一七年修改《議事規則》後首次。非建制派公然承認製造流會是為了拖延審議《逃犯條例》,明顯是想增強本身的合理性,兼為伏擊造勢。按照這個推論,可見將來在議會的抗爭會日趨激烈。​

  非建制派兩路夾擊,過去經驗是愈近埋門,反對浪潮愈高。現時建制派在議員穩掌主導權,反對陣營提出任何不同的方案,理論上都無法阻截。政府現時的勢態是集中力量推進,基本上對游說非建制派不存憧憬。有官員認為,按照現時數票,當局應該可以通過,同時估計非建制派會全力抗擊,包括使用各種極端手法,最後政府會是慘勝。

  成功演練玩流會

  政府硬推過關的贏面高,相信非建制派心知肚明,關鍵是後續博弈會怎樣走?一個可能是他們會加強搶佔輿論聲勢,佔領道德高地,此舉旨不在公開的反對,而在於以拉布等方式作出對抗,所以這次流會或可視為一次成功的演練,反映用程序抵抗投票的手段重回議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