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問過一個收藏家,眾裏尋他,何以對某一件作品情有獨鍾?他瀟灑一笑說,一切是緣份。

  要收藏到一件心儀的藝術品已經不容易,要建立一個有系統、有水平的收藏系列就更是難上加難,除了資金實力,還受制於許多客觀條件,例如時機、知識、信念等等,當然正如收藏家朋友所說,還需要一種緣份,存在於收藏家、藝術家和周圍志同道合朋友之間,才可以在不知不覺中玉成其事。目前在一新美術館展出的《丹青夢:一濤居藏品》,展出約五十幅近現代中國繪畫作品,包括清初「四僧」的八大山人和石濤、二十世紀大師林風眠、張大千、齊白石、徐悲鴻等,網羅了過去三百年間中國畫壇最具代表性的名字,畫裏行間,就讓人隱約感受到這一種緣份。

  一濤居的主人就是一新美術館的創辦人孫少文博士,他熱愛中國文化,除了長期收藏中國藝術品,豐富個人收藏外,更成立孫少文基金會和一新美術館,美術館成立四年,已舉辦了二十五個展覽,引進其他中國現當代藝術展覽之餘,又把私人藏品公諸同好,實行「獨樂樂不如眾樂樂」,香港私人收藏系列不少,能有此資源的卻不多。

  《丹青夢》展品無論是磅礡山水、婉約花卉、一鳥一石,無不代表中國繪畫寫意的最高境界,相當值得欣賞。例如張大千1965年的《青綠山水》,作品是張大千上世紀五十年代後期實驗潑墨與潑彩技法後風格日漸成熟的作品,超乎筆墨以外卻又與傳統中國水墨山水意象呼應,氣勢大度中猶見細膩筆法。另一件精品林風眠的《山林人家》,糅合東方水墨和西方油畫之精妙,樹葉顏色深淺明暗層次豐富,朋友說這幅正是唸書時候課本所載用以闡述林風眠藝術的作品,今日方得見真品,恍如隔世,感覺到有種難以言喻的緣份。像這種教科書級別的作品,以今天的市場熱度,相信都是天價。不過對一濤居主人來說,應該是千金難換吧!

  全場的焦點落在兩幅巨型石濤作品上。石濤生於清代初期,擅長山水,提出「筆墨當隨時代」的先進理念,「搜盡奇峰打草稿」,在創作、實踐、理論和技法都有創新之處,對中國書畫發展有極為重要的影響,張大千對石濤推崇備至。展品《苕溪詩意圖》高逾3.5米,描繪北宋文人米芾在苕溪探望朋友的情景,原來「一濤居」的命名就是緣起這幅石濤巨型作品,可見作品在藏家心中的特殊地位,欣賞這幅作品的不僅是一濤居主人,作品曾為現代書畫家朱屺瞻所藏,並得到國寶級大師饒宗頤教授題跋,據稱作品多年未曾曝光,這次是一睹這幅巨作的好機會,唯一遺憾是作品太高,未能全部展出,只能看到中間部分。

  饒教授與一濤居甚有淵源,去年一新美術館曾舉辦《嶺海風韻──饒宗頤與嶺南四君子合作畫》展覽,而《丹青夢》展出的另一幅石濤巨作《蓮社圖》同樣得到饒教授親自鑑賞。《蓮社圖》是一幅長達三米多的卷軸,描述東晉高僧慧遠結社的故事,分三段情節描述,人物固然生動,背景的山石、蓮池、花木以濃墨勾勒,用不同技法描繪,變化萬千,盡顯畫家的超高技巧,據說當年一濤居主人把這幅作品帶給饒教授欣賞,饒教授反覆看了多天,最後在畫上題跋分析讚賞,並說:「今復得觀是妙品若有宿緣」。在作品的展櫃內,放了兩張饒教授當時品鑑作品時的照片。

  欣賞作品時,突然在想,眾裏尋他,一濤居得此畫,復得饒教授親鑑,今日展示人前,覓得知音,何嘗不是一種緣份的延續?這樣說來,展覽也許可以名為《緣起丹青》?

文:蘇媛 圖:一新美術館、星島圖片庫

蘇媛,一位業餘藝術愛好者,早年留學英國倫敦,學習東方文化和中國藝術,曾參與藝術拍賣、展覽和出版等工作,研究範圍以玉器和近現代中國書畫為主,經常出沒香港和內地的拍賣會與畫廊,遊走於藝術和商業之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