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務委員會早前否決放寬海外來港公院醫生轉為私家執業的實習要求,招來社會議論「專業自主」變為「專業霸權」,立法會兩大陣營都有政黨醞釀提出私人修例草案,放寬輸入海外醫生來港執業的要求,有政黨更威脅要削醫委會權力。醫委會若過分維護醫生的利益,而罔顧本港醫療系統瀕臨「爆煲」的困局,勢必在民情洶湧下,成為開刀對象。

  醫委會多年來都未能洗脫「醫醫相衞」的形象,主要是基於兩個因素,其一是處理醫療失德投訴極為緩慢,其二是受到私人執業既得利益者把持,對引入外援諸多阻撓。

  上屆政府有議員醞釀私人條例草案,成功逼使政府出手建議改革醫委會架構,引入更多業外人士,包括消費者組織代表等,加強監察和提高效率,可是改例遭受當時的立法會醫學界代表「拉布」拖死。到今屆政府重提,去年才成功立法,但是,近日針對有條件豁免海外醫生在港實習期要求的方案被醫委會否決,令社會覺得改革不夠,要進一步開刀。

  專業自主不能違公眾利益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任政務司司長期間,曾經形容強積金對沖、港鐵和領展問題是自己面對的三座「大山」,現在醫委會的頑固表現,有可能成為政府面前的新大山,並引發政黨逼其改革。

  部分醫生和團體擔心政府藉今次機會插手干預專業自主,違反《基本法》,開啟日後以政治考慮損害專業質素的途徑,並影響到其他行業的專業自主。有醫生更指政府基於政治原因欲方便內地醫生來港執業。

  不過,《基本法》保障專業自主,避免受到政治因素干預而降低質素,並非讓專業界別只維護自己利益,置公眾利益於不顧,成為凌駕一切的「專業霸權」。當社會用到「霸權」來形容某一個行業,反映其保護主義已背離社會期望,民怨正在加深。

  須審時度勢 向外援「開門」

  公眾的不滿在於醫療系統已超乎負荷,而其主因是醫生人手極度不足,對這嚴峻問題,必須以增加供應來解決。社會看到英美和新加坡等輸入了大量外援,卻沒有降低醫療質素,期望本港醫委會降低輸入外援的不合常理限制,要是醫委會無動於衷,以專業自主為擋箭牌拒絕「開門」,導致醫療問題民怨沸騰,就不能怪公眾支持政府出手。

  現時兩大政黨醞釀私人條例草案仍然留有一手,民建聯表示不會修改醫委會執業審批權,民主黨雖有「收權」之議,但似是逼使醫委會下月八日開會通過豁免實習方案的施壓手段。

  醫委會一些代表應收起傲慢,看清形勢,通過有條件豁免實習安排,容許在公院任職一段年期的外援醫生考取執業試後,毋須再行實習即可轉為私人執業,並進一步削減不合理阻礙輸入外援的措施,讓社會看到醫生人手大幅改善的前景,否則改革醫委會的壓力勢將升級,到時業界要抗拒就難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