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鄧小宇,生於香港,《號外》雜誌創辦人之一,並替《號外》撰寫文章至今,除在香港,內地亦有發行其著作《吃羅宋餐的日子》、《穿Kenzo的女人》及《女人就是女人》之簡體字版。個人網站:www.dengxiaoyu.net。)

  香港話劇團公演的《驕傲》我是有所期待的,一是編劇王昊然二〇一三年技驚四座的《爆.蛹》記憶猶新,二是主角王維在演員光譜中大概只能佔一個Niche位,但他氣質獨特,每次演出都讓我留下印象,或許今回他演的角色除了似是編劇為他度身訂造,也正好解釋這些年他身處的尷尬位置,然而兩個期待皆令我失望。

  不久前又看了《香港藝術節》委約的《九江》,它的燈光及布景設計,簡約得來具質感,實在太精美,直叫人眼前一亮,觀感第一印象《驕傲》已被比下去。《驕傲》有一個與劇情無關的人物穿上全套太空衣,時常出現在台上做些無重量狀態式的動作,當然有其象徵意義。此劇的主題大概是想表達在港內地移民找不到歸屬感,始終覺得自己不屬於、不曾真正被接納,心態就有點像登上月球的太空人吧,假如視覺上及Staging處理得巧妙優美精準,可能真的會產生「象徵」帶來一種似無關連,想落又有關連的感覺,記得多年前看《爆.蛹》劇終時響起《國際歌》,台上不斷降水落在那幢陋室布景,也絕對有象徵意義,因為構想出其不意,製作無瑕,效果十分震撼,可惜今次的Staging近乎笨拙,太空人出現次數過於頻密,很多時已屬「阻掟」,差不多成了視覺災難,而且來回重複兼明顯到畫出腸的「隱」喻,好似慌死觀眾Get不到個Point,與幼稚吶喊只是一線之差。

  當年一度被驚為天人的王昊然,在我心目中至今只能說是個One Hit Wonder,他二〇一四年的《香港藝術節》Follow-up《森林海中的紅樓》已覺作狀無比,今次的《驕傲》引不起我的共鳴,也投入無門。

  投入無門

  主角Jason是一個居港快滿七年的內地移民,任職即時傳譯,肯定屬有學識的中產專業人士,依劇情顯示,他一直難與「本地人」溝通,覺得自己不是正宗港人而受到歧視,「不敢打開心鎖」,對自己的身分十分敏感,既自卑又自大,性格激烈火爆,甚至壓抑到演變成「性上癮」,更無法投入一段本可發展的愛情,這些我都明白,但觀劇時真的感受不到主角的心境。  

  其實現時香港有無數大小高中低端社團組織,供來自內地人士參加,絕對可以同聲同氣不愁寂寞,所以Jason的困擾,亦是編劇的野心,是他對內地也沒有歸屬感,兩頭不到岸,是一個比較複雜的角色,可惜不知是王昊然力有不逮,抑或王維的演繹掌握有差池,編劇雖然勾劃了這樣一個角色的心理狀態,但我無法感受到此狀態的根源。當年看《爆.蛹》時我覺得自己完全投進了角色的內心世界,其中一個解釋是不是低下階層人士(劇中三個主角皆如是)的內心世界較簡單、直接、較易梳理,而較高層的如知識分子就On The Other Hand呢?另一解釋是王昊然此劇主要是演給本地人看(起碼目前是),筆下的主角是一個非Stereotype、有「立體感」的內地移民,必然觸及現時敏感的中港矛盾,因此落筆時刻意或下意識會小心、「持平」,沒做到暢所欲言,結果正如男主角一樣,兩頭不到岸。

  我更失望是劇中另一個新移民角色,任職空姐的Cindy,王昊然對她的着墨就絕對是一面倒的Stereotype了,除了操一貫引人發笑的鄉音之外,更有齊香港人眼中「大陸妹」的形態,是否要犧牲Cindy去平衡Jason的「立體」或許會為香港觀眾帶來的「不安」?反而《九江》裏面兩個內地來港唸碩士女生角色,沒經特殊處理,不特意加添內地色彩,無論講廣東話或普通話都令人聽、看得舒服。

  其實除了Jason編劇企圖立體之外,其餘三個角色皆平面過平面,都是一眼看清的乏味人物,像劉守正演Jason同屋那個Ryan,是回流香港仔,醒目、現實、搵錢至上,兼且天真到近乎幼稚……劉守正自然交到貨,看他演出已有多年,包括他的簽名作《最後晚餐》,他無疑是個具實力的演員,但我總覺得他每次的演出都熟口熟面,像用同一風格演繹,可能問題是出於他的聲線太獨特,一聽就認得那把聲。

  其實劉守正的聲線帶給他的障礙不止此,我很難解釋,他的聲線很有一陣「老廣東」氣味,而且很多低下階層人士講話時就是這種聲線,試想這種聲線如何去演哈姆雷特(我絕對希望一天我會跌眼鏡)!

  另一邊廂王維的聲線音質高貴,演哈姆雷特肯定完全無問題,但他也有他的障礙,太專業的舞台音色對現時的話劇風尚來說,又未免不夠貼地。在香港話劇團全職了過二十年終於離巢,大概是意興闌珊了吧,本來以他俊朗外形,一米八〇以上身高,不是男一的材料嗎?但和例如男一到不男一的潘燦良相比,王維的長相俊朗得來確有點另類,不屬一般大眾接受及認同的面孔,而他身上一股「非本地」的氣質更令他演本地劇、演港人時說服力不夠,當然他演翻譯劇/歷史劇是全無問題的。第一次留意到王維是演田納西威廉斯的《請你愛我一小時》中一個小角色,劇中女主角那個讀書會其中一員,劇本大概沒有規定,不知是導演還是王維自己的主意,他的演繹帶點神經質,又有點「Camp Camp哋」,但那是一種高貴矜持Camp,完全符合了角色的教養。這些年,戲分比此角色多的角色,他演過不少,但做主角就似乎十年不逢一閏,很高興今次在《驕傲》他擔上男一作告別演出,可惜就我來說,無論他如何瞓身,我也是隔岸觀火,Jason的痛楚我感受不到。

  反而《九江》一劇,李鎮洲示範了一次精采絕倫、神采飛揚的演出,他出場頭幾分鐘完全背向觀眾,但單聽他唸對白行雲流水那種力度和節奏感,加上生動入戲的肢體語言,是一次絕佳的視聽享受。《九江》的劇本沒有《驕傲》般野心,所以更易做到它想要做的,據場刊寫,《驕傲》「15年」構思,「17年」完成創作,試讀了兩回……不知「15年」是指經過十五年或是指二〇一五年,怎都好,如要重演還是要繼續構思、改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