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委會會議否決四個放寬海外醫生來港執業的方案,引起社會巨大迴響,醫委會連日安排補救措施,重提增加外援的建議。事態發展至今,公眾關注不再是單一議題,立法會不同黨派都提出,要改善醫委會架構。過去醫委會封閉的表現惹來強力反彈,在人口老化和醫療人手不足持續惡化下,改革的訴求不會停止,逆者只會成為十手所指,背負罵名。

  上星期立法會就輸入海外醫生的方案被否決連環發炮,當中以建制派火力尤猛,皆因今次情況出現,被視為是上屆政府倡議改善醫委會架構觸礁的後遺症。當時建制支持改革,非建制派卻是臨門轉軚,先支持後褪軚,最後在醫學界議員梁家騮瘋狂拉布下成功打沉方案。

  建制非建制齊出手

  從民生角度,醫委會的封閉引起不滿日益強烈,力撐維護既得利益無異於與普羅選民為敵,今次醫委會否決引入醫生令外界嘩然,當日立法會拉布惡果浮現,建制派自然全力炮轟,個別非建制民選議員近日都加入聲討。一時間無論建制抑或非建制都有政黨提出,以私人草案形式提出改革醫委會。在這股浪潮下,政府回應反而有點落後形勢,予人畏首畏尾的感覺。

  個別私醫代表或團體操控醫生界,令行業形象日益低沉,甚至多人與民為敵、殘民自肥的印象,防線似乎正逐漸崩潰。現時社會的呼聲,開始由單一事件擴散至政策層面,要求正視醫委會的組成和功能,當中包括質疑一些涉及整體利益,又和業界有衝突的政策,為何要由醫委會主持。

  過去,政府對專業人士傾向自律,這是源於社會教育水平相對偏低,普羅大眾對專業領域未必了解,但隨着教育普及,社會透明度增加,中產成為最大一群,再由業界把持專業的做法,引起的爭議日益尖銳,特別是醫療這類貼近民生,又與社會老化等大趨勢有關的領域,可以預見,公眾要求參與的訴求和壓力必定與日俱增。

  要有與時並進思維

  在改善醫委會以至政府收回部分政策權力的議題上,爭取開放一方站在道德高地,既得利益團體的支持日益減少。醫委會早前否決放寬海外醫生執業的幾個方案,無論出於甚麼原因,現在看來都是愚不可及,令社會上的不滿情緒來一次大爆發。當不滿的情緒缺堤後,醫學界如何回應社會的發展,必須要有與時並進的新思維,特別是今年是選舉年的開始,政黨不會輕輕放過這個重大民生議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