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醫生短缺日趨嚴重,增加輸入海外醫生的爭議也愈來愈熾熱,但醫療系統之所以「逼爆」,除醫生供應不足,也是因為需求急增,其中一個源頭乃來自境外,近年來港求診的內地人劇增,這股「洪流」令私營醫療機構生意滔滔,卻把醫護人手扯得更緊,影響整體醫療服務。目前香港已有限制雙非孕婦來港分娩的政策,政府應積極研究限制內地病人來港人數,與引入海外醫生並行,雙管齊下紓解困局。

  需求急增令醫療瀕「爆煲」

  本報今日獨家報道,大批內地人湧到佐敦嘉賓大廈「醫生樓」求診和注射防疫針,導致大排長龍,甚至延至街外,大廈內一些診所飽受阻塞之苦,其他病人怨聲四起。這現象反映內地人對香港私營醫療服務的需求有增無減,給本地醫療系統造成沉重額外負荷,問題已愈來愈尖銳。

  除了私人診所的「外來客」似雲來,應接不暇,私營醫院也要應付洶湧人流,早前大批內地人來港注射預防子宮頸癌疫苖,一所私院便出現數百人在大堂「打蛇餅」輪候,蔚為奇觀。由於到私院求診、檢查和注射疫苖的內地客絡繹不絕,院方須大量增加醫護人手,但因醫護數量本已有限,惟有打公營醫院主意,導致公院醫護外流加劇,人員調動更捉襟見肘,遇到流感潮殺來,戰線便告崩潰。

  由於香港土地奇缺,要撥地擴建私院殊非易事,就算有地,也沒法找到足夠醫護人員,在這情況下,新增的需求只會令私院不勝負荷,本地病人即使有能力付較高醫藥費,也因醫院牀位供不應求而要輪候,不少人都為一牀難求叫苦。

  隨着政府推行自願醫療保險計畫,將有更多市民購買醫保,加上本來已買了醫保的人士,對私營醫療服務需求將更大,如果供應不能增加,就須減低需求以應付問題,否則不用多久,整個醫療系統就會超越臨界點,終至「爆煲」。

  面對這隱伏的危機,政府應認真考慮限制私營機構接收內地病人的人數,定出某個限額,以達到供求平衡,讓本港市民不用受求醫難之苦。

  限雙非孕婦證政策可行

  事實上,限制內地人來港求醫已有先例,前特首梁振英於二〇一二年上任後,便推行「零雙非」政策,要求所有私營醫院停止接受內地雙非孕婦來港分娩,結果這類孕婦數目大減,二〇一三年一月至一四年二月,只有一百七十二名雙非嬰兒在港出生。

  現時香港醫療系統面對的壓力,比起雙非孕婦問題更沉重,也更廣泛,政府須盡速考慮如何「節流」,研究制訂人數限制,雖然問題較雙非複雜,但事在人為,相信也會得到公眾支持。

  與此同時,政府也要向醫委會施加更大壓力,促使業界將輸入「外援」之門逐步打開。香港醫療服務正處於嚴峻時刻,政府有必要以最大魄力應對這危機,避免出現災難性後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