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九年四月十日,我寫了第一篇《回音地帶》,題為《回到聽唱片時代》。那時剛買了一部沒有iPod Dock、記憶卡或USB端子,純Play CD唱碟的Hi-Fi回家,決心戒除Import CD落電腦的聽歌習慣,重拾聽唱片的樂趣。看着家中擺放有序的廣東音樂CD,忽然很想為它們做一點事,就這樣為《回音地帶》定下方向,專寫本地樂壇舊廣東唱片。因為Cantopop帶給我的,不光是音樂記憶,更重要的是生活回憶。

我很慶幸自己生於一九七五年,遲一點出世便錯過了許冠傑和溫拿,早一點出世又或許接受不了陳奕迅和謝安琪。在香港樂壇最輝煌的時期,笑過哭過瘋癲過,能實實在在感受張國榮、陳百強、梅艷芳、譚詠麟、黃家駒及四大天王等巨星在台上的演唱魅力,是一份福氣。

十年前第一篇稿寫的溫兆倫專輯《我是情痴.隨緣》,今天仍在聽,發現《是場夢還是真》其實很悅耳。歌者年紀、唱功、事業發展甚至政治取向已變,但這張一九九一年推出的唱片,永遠記錄了他最瀟灑的歌聲,經得起時間考驗。 一晃十年,HMV高舉白旗,享樂由下載變串流,但任何形式都不應影響製作好音樂的熱誠和責任。《回音地帶》不是戀棧輝煌,全心比較,而是提醒音樂人和受眾,用心做音樂,誠實享受成果,樂壇才可永續,《回音地帶》才有下一個十年。 

文:劉存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