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三點水,人如其名,墨水不多,因緣際會,闖蕩江湖,資質平庸,難成大器,音樂世界,享受逍遙。)

  因着一位故友的鼓勵、鞭策,為了一圓音樂夢,符致逸不惜辭掉高薪厚職,轉投新唱片公司,為事業全新出發。三年多來,他不住寫歌、發表單曲,在後期等待過程中,他急了,加上去年創作出現瓶頸問題,他慌了!又是朋友一席話,讓他找到出口,坦然面對未知的征途。今年,時機成熟,他終於等到了!

  二〇一五年,符致逸有感十多年來為了工作終日風塵僕僕,人累了,為了全情投入音樂事業,他毅然辭去高薪厚職,回歸香港樂壇,重新出發。簽約新東家後,旋即派上首支廣東歌曲《無非一聲掰拜》、接受媒體訪問、參與不同演出活動,一如其他新人努力爭取曝光機會和累積表演經驗,讓更多歌迷認識他的作品和歌聲。  

  打從《無非一聲掰拜》開始,符致逸在唱片公司配合下,為未來歌唱事業擬定了新的發展模式,先行發表單曲,以累積人氣和曝光率。他不住創作,第三首派台單曲《靈魂獨舞》,唱出成績,讓他擁有首支三台冠軍歌。這首歌,是他寫給認識二十年但已過世的好友,歌中有着他倆深厚的情誼。這位好友深知他熱愛音樂,一直鼓勵他放棄原職,專心做個唱作歌手,全面發揮音樂才華。好友的話他銘記於心,也成為鞭策自己實踐夢想的動力。

  在過去三年多的等待期間,眼見一首單曲一首單曲的發表,卻始終未能出碟,心情難免矛盾,加上去年創作又遇上瓶頸問題,令他更為泄氣和沮喪,鬱悶了好幾個月,幸而好友的一席話,像是醍醐灌頂的讓他想通了。與其自己創作不來,就交給別人去寫好了,分工合作一樣是件美事,何必勉強自己,造成壓力。其後,監製Jim Lee(李振權)給他一首新歌Demo,他一聽就喜歡,決定據為己有,這就是他只負責主唱一環的《值得放棄》。

  等待,讓人焦急,但時間到了,就會結出果子,符致逸轉投新東家以雙CD發行的頭炮《The Night Begins》終於面世了,八首新歌,加重新收錄滾石時期首張國語專輯《Good Morning, Hard City》的六首精選作品,讓歌迷一次過「溫故知新」。

  由此可見,一切的發生,一切的行進,都有它的軌迹。回看這三年多來的等待,看似漫長,其實是讓果子有充足時間吸收養分、糖化。符致逸終於明白,時間不對、準備未夠的話,太早推出唱片,反而不美,更何況在這幾年籌備唱片期間,有困難地方,也有得着時候,好像創作、演唱之餘,他會跟其他歌手好友聚會,一起Jam歌、分享,不少想法便由此醞釀而來。此外,他又拍攝了一個音樂特輯《City of Live》,帶領大家走訪香港、台北、東京等地,既可藉旅程放鬆繃緊的神經、放眼世界,又可一起與大家分享音樂世界的美好。藉着接觸不同事物,將收穫兼收並蓄,作為日後寫歌的寶貴素材。

  過往的符致逸,做事會刻意經營,然而隨着心態改變,他更樂於接受別人意見,現在的他,學會放下自我、執着,自然而為,不復以往心高氣傲,即使在小場地演唱,他一樣投入享受,說到音樂,只要能堅持創作的真心,他就快樂。音樂以外,符致逸最熱愛和期望的,是每年可以到北海道滑雪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