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劇場上搬演歷史人物故事,屢見不鮮,浪人劇場的《棒球場上的亞熱帶少年》,改編自超過一百年前周壽臣的故事,卻以當代手法詮釋,不設古裝與歷史布景,結合現場音樂、現場錄像等元素,叫許多觀眾眼前一亮,二〇一七年首演,得到不俗口碑,「年輕觀眾沒有猶豫,資深觀眾亦欣賞。」兩年後該劇重演在即,譚孔文也像投球手一般,再接再厲,準備在舞台上向觀眾擲出第二擊。

  就從二〇〇八年開始說起。當時浪人劇場創辦人及藝術總監譚孔文,為香港話劇團編導《虎豹別野》,顧名思義,內容講及胡文虎、虎豹別墅、萬金油花園,此後他躍躍欲試,想在浪人劇場的文學改編以外,再續這條跟歷史連繫的戲劇創作「戰線」。

  後來他留意到《香港大老──周壽臣》(作者:鄭宏泰、周振威)這本書,「為甚麼周壽臣叫『香港大老』?原來他有九十多歲命,是晚清高級漢族官僚、香港政商界著名人物、香港殖民地時期首位華人議政局成員、參與創立東亞銀行等等。」

  《棒球場上的亞熱帶少年》以周壽臣為原點,他跟劇場最有關聯的,大概便是香港藝術中心的壽臣劇院,正是以他命名,那麼多年來,揭幕落幕,許多舞台作品就在這裏公演。不過這次《棒球場上的亞熱帶少年》重演在香港大會堂舉行,反而浪人劇場今年一月在香港藝術中心麥高利小劇場試演的《湖水藍》,將於十月在壽臣劇院正式公演,這齣改編米哈《我與你與一隻狗叫布》的舞台作品,演出者包括黃靖,還有憑《黃金花》的演出得到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新演員獎的凌文龍等等,同樣叫人期待。

  說回周壽臣。譚孔文稱周壽臣的人生可謂波瀾壯闊,卻特別喜歡其中一個段落──他約十歲時,被容閎帶往美國留學十年,那正是洋務運動的「留美幼童」計畫,周壽臣成了一百二十位留美幼童之一,雖然計畫最後告終,周壽臣等人亦被逼從美國撤離,「在回國前,他們在美國進行最後一場的棒球賽。」青春、流浪、成長──豈不都是譚孔文一直以來最感興趣的創作題旨?於是便把周壽臣的青葱歲月剪裁出來,邀請觀眾回到一八八一年,看一場沒有完結的棒球賽。

  《棒球場上的亞熱帶少年》乍看之下為歷史故事,卻沒有只叫觀眾回溯過去,譚孔文更稱此劇能讓觀眾清晰了解浪人劇場的風格,包括叫他樂此不疲的現場音樂元素,亦有現場錄像,令劇作既富現場感亦添趣味。二〇一九年重演,台前幕後幾乎是原班人馬,內容方面也沒有太多變化,僅稍有微調,「嘗試將之精緻化。」

  雖然棒球在香港並不流行,卻能勾起不少人關於青春與成長的回憶──安達充的動漫,其筆下青少年主角棒指甲子園桂冠的奮鬥故事,總能喚醒我們的青春和熱血,譚孔文不諱言棒球對港人有一種似近還遠的美好幻想。他們在該劇以棒球場為原型設計舞台,取其意象、感覺,是次重演將更見細緻,場上亦豎起計分牌,他們還邀得香港棒球總會作為支持機構,演員也曾到藍田晒草灣遊樂場,真正踏在草場上,參與其事。

  至於觀眾,踏進劇場後,不僅成了座上客,還都化作亞熱帶少年少女,既穿越過去,又投影當下,在這場時空流浪的棒球賽事中,尋回屬於自己關於青春、成長的崗位,搖擺身軀。

文:黃子翔 部分圖片:浪人劇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