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十年藝術拍賣市場雖然有起有跌,整體發展還是相當厲害,所謂「億元拍品俱樂部」愈來愈多「會員」,本來已經沒有太大驚喜,不過近日爆出一件億元拍品實在令人大跌眼鏡!

  蘇富比香港在「藝術三月」最後一日爆出好消息,日本潮牌始創人NIGO的私人收藏專場拍品全部拍出,其中,近日在維港海面以巨型公仔讓大家爭相Selfie、在社交平台洗版的美國當代藝術家KAWS的一件作品《The Kaws Album》以一億六千萬港元成交,比事前估價足足高出二十倍,不但藝術界譁然,連KAWS本人也在社交平台上表示難以置信:「真是一個奇怪的早上……我覺得自己作品應該賣出這個價錢嗎?──不/我今天早上是否和平時同樣時間到達工作室?──是/我明天會否做相同的事?──會」。令事情變得更有趣的是全球偶像歌手Justin Bieber,在自己社交平台上隨即上載作品照片,惹起猜測,有外國媒體甚至因此推斷作品神秘買家就是他。整件事幾乎讓人以為是愚人節惡作劇!

  KAWS真名是Brian Donnelly,以紐約為基地的美國「七十後」街頭藝術家,作品有繪畫、雕塑等,與品牌合作無間,最著名是一個眼睛打了交叉、有一雙大耳朵的公仔,這個公仔曾以無數形象在世界各地出現,像最近在維港漂浮的COMPANION,1月台北藝術月期間也曾經「坐在」台北中正紀念堂前的草坪上(從公仔正面看連紀念堂也看不到,蔣公泉下有知,不知作何感想?)。

  KAWS的作品一直有捧場客,不過讓他作品廣為人知,應該是從他與日本平價服裝品牌的合作開始,印有KAWS公仔的T恤售價不過一百元,本來屬於貴價甚至遙不可及的潮流品牌竟然變得唾手可得,於是在亞洲引起搶購熱潮,一下子大家都在關注這個「交叉眼」公仔,幕後推手正是這次拍賣的委託方NIGO,這位日本潮流教父本名長尾智明,在上世紀九十年代創辦猿人品牌,獲得亞洲以至全球潮人明星追捧,可惜公司在數十億日圓負債的壓力下在2011年賣盤給香港的時裝公司,作價僅是兩千多萬港元!後來他加入日本著名平價服裝連鎖店,一手引進KAWS與品牌合作。這次他私人珍藏拍賣專場上,除了KAWS外,還有其他藝術家的作品,甚至球鞋,總成交價比自己多年經營心血的公司轉手價高出幾倍,NIGO高興之餘,恐怕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吧!

  講了一大堆,還沒有講到作品──原因是的確不知從何說起。這幅作品是KAWS根據卡通人物森普遜家族(Simpsons),模仿1967年披頭四著名唱片封面的作品,再加改動,將森普遜人物換上KAWS的商標「交叉眼」,這種以經典作品再創作的手法非常普遍,作品也頗有趣味,筆者對街頭藝術一直很關注,也很欣賞潮牌和藝術跨界,從安迪華荷到村上隆,不僅作品有創意,對當代社會的議題如消費文化提出有趣的思考空間,KAWS在某方面也許是一個延續,但一億六千萬港元的確是天文數字,不少藝評人覺得KAWS作品並無更深層次的思想,而且公仔的形象多年未變,已經感覺疲乏枯燥。不過這些想法在鋪天蓋地、精心策劃的市場推廣下,絲毫沒有阻擋狂熱粉絲的熱情。這個超級狂熱粉絲不是Justin Bieber的話是誰?官方並無宣布,不過大家都相信是內地「千禧人類」,也就是我們所謂的富二代、富三代,面對這批擁有極大財力而開始踏入成年的強勁買家群,拍賣行推出這次專場,真是高招!日後這批買家的興趣和收藏方向,絕對值得留意。

  潮牌、推廣、名人效應在現今的當代藝術市場好像變得不可或缺,在貌似非理性的狂熱下,誰會在意所謂藝術價值?誰又會深究甚麼時候爆煲?KAWS是今日的當紅炸子雞,在各方靜心策劃後,明天又會是誰?大家還是不要一窩蜂,你看,KAWS本人不也抽離一點,繼續自己生活?

文:蘇媛 部分圖片:蘇富比

蘇媛,一位業餘藝術愛好者,早年留學英國倫敦,學習東方文化和中國藝術,曾參與藝術拍賣、展覽和出版等工作,研究範圍以玉器和近現代中國書畫為主,經常出沒香港和內地的拍賣會與畫廊,遊走於藝術和商業之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