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瓦萊州(Valais)的小村落Arolla,在崇山峻嶺間便有難度各異的精采雪坡,因而深受不同程度的滑雪愛好者鍾情。更吸引是在此更備有經驗豐富的領隊,帶領訪客見識高山滑雪旅程的魅力,足教第一次來到當地的我眼界大開。

  說到冬季旅遊(Winter Tourism)的始祖,相信定非瑞士莫屬。十八世紀中葉,當旅遊業還是萌芽的時候,歐洲的富家子弟只會選擇在夏季展開旅程,從沒想過會在嚴寒的冬天有甚麼外遊大計,可是一位瑞士St. Moritz的酒店業者卻特意邀請多位英國客人在冬日來到酒店作客,並表示若有任何不滿的地方便不收分毫,結果他們都能樂在其中,為冬季旅遊奠下良好基礎。

  由此可見,瑞士的冬日遊趣定有相當吸引力,好像這趟我到訪的Arolla,周遭便有多座高聳雪峰,是冬季旅遊的好去處,加上區內優良的厚雪也令一眾滑雪愛好者大感滿足,難怪一直備受歡迎。

  這趟我更在旅程中幸運地遇上身手不凡的登山教練兼Freeride專家Dédé Anzévui(大圖),這位現已年過六旬的伯伯,原來擁有四十多年的山區滑雪經驗,更在1989年創下由馬特洪峰北面的尖峰以自由滑雪滑落的創舉。他一生中有許多時間都逗留在Arolla地區,並開設專營冬日Ski Touring(登山滑雪)旅程的公司,由於非常熟悉這一帶的雪嶺,這趟我能跟隨他的團隊在區內探索,肯定獲益良多。

  今次他親自出馬,帶領大家乘坐Arolla滑雪場的吊車登上二千八百多米的山頂後,便會從Off-Pistes(沒壓雪及滑雪場滑道外的粉雪區)的雪坡滑下,聽罷技巧講解後,他更率先引路讓我們能夠隨着他的步伐滑行,原來要在積滿數米深的雪坡俯衝,是對平衡力及滑雪轉向技術的絕對考驗,不過能夠自由自在地不按既定的滑雪道前行,確是一趟極難忘的刺激體驗。

  只是若你沒有信心作一位Freerider,仍是可以從滑雪場的正規雪道滑下,有中級程度的滑雪者都可輕鬆駕馭,而在群山環抱下,除可體驗蜿蜒滑道的魅力,尾段更是森林小路,並可直接滑進山坡下的好些酒店,教人感到樂趣無窮。

  瑞士人在高階滑雪運動方面最在行,近年還流行一種叫「Heliski」的玩意,即是乘坐觀光直升機前往人迹罕至的高山,並從機上直接跳到雪坡展開旅程的刺激滑雪體驗。當然,參加的朋友最好具備一定程度的滑雪經驗及技術,兼不畏高,以四人同行計,每人須付大約425瑞士法郎(約3,343港元)的費用,雖然不算便宜,但有專業導遊帶路,輕鬆地便可登臨三千七百米的Pigne d'Arolla山峰享受另類滑雪樂。

  這趟我雖然沒有體驗Heliski的樂趣,可是乘直升機按着行程的模擬路線飛一趟,已能感受乘到直升機在Arolla群山中穿越的快感。我們穿上滑雪鞋直接走入機艙後,直升機就開始平穩上升,此時峽谷中的村莊已盡收眼底,更可看到區內著名的尖峰Mont Blanc de Cheilon呢!

  這趟我住在Arolla滑雪區的Grand Hotel & Kurhaus Arolla酒店,便是家可供客人直接滑雪進出的酒店,只要藉着由森林滑雪道分支出來的小路,便能滑行抵達旅館門口,對滑雪人士來說,由於不用額外轉駁其他交通工具,實在非常方便,加上酒店也有完善的支援設施,除有可供整理及存放滑雪用品的房間,更有大量可放置滑雪板的戶外支架等等。

  這家有百多年歷史、有六十間客房的酒店,是家世代相傳的旅館,現已傳至第四代,自1896年開始,已是登山人士最愛的安樂窩。下榻期間,我對酒店內的無數古董擺設及裝飾品都很好奇,例如在兩層式木門後面,就是寫着Telephone的房間,相信是昔日的電話間,如今在手機時代,已成為塵封裝置了。此外,在此還可看到古老的格子式木架,上面寫有不同房號,是掛着房間鑰匙的地方。至於酒店最溫暖的角落當數古典大廳及供聯誼的偏廳,古老皮革沙發及掛畫,都像是電影拍攝道具,令人陶醉。

  這趟旅程教我體會最深的,便是瑞士人對高山滑雪的安全意識極高,對裝備方面便有極嚴緊的要求。我參加的Ski Touring便是一項頗具風險的玩意,因為雪山天氣可在數分鐘內出現變化,因而每位參加者身上都要配備無線電接收器,背包內也得帶着隨身雪鏟。我們在出發前便有個講解環節,除說明使用無線電接收器搜尋的方法(據悉有關系統過去成功救出危難者的比率很高,是千鈞一髮時的保命工具)。

  此外,冬季旅程中經常要進出戶外,電子器材或會抵受不住長時間曝露在低溫環境而令電池極速耗盡,幸好這趟我佩戴的Polar Vantage V運動手表,最大優點是其省電功能,平日在備用模式下可持續運作四至五天,而在訓練模式(即啟動GPS及持續偵測心率的情況下),電池也能續航達四十小時,加上能提供時間、活動量與心跳率等數據,稱得上是頗可靠的戶外輔助器材呢!